幕末

详解鸟羽伏见之战·第1天,萨摩军大胜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详解鸟羽伏见之战·第1天,萨摩军大胜
0

前文提要:萨摩和德川,哪边掌控了天皇,哪边就占了很大优势。德川整肃全军,想京都行进,想获取天皇敕令,给萨摩安上贼军之名,进而加以讨伐。萨摩这边先行占据京都入口,试图掌握地利,主导战局。萨摩军大大少于德川军,萨摩军的优势只在于,手里有天皇的支持,进而迎战德川军。在京都有伏见·鸟羽街道,这两条主要街道的主干道是窄路,军队无法横向展开,因此,只凭少数兵力,便可一战,所以,萨摩选择这两个地方作为战略据点,看来还是做好了决战的觉悟。

德川庆喜本人打算就这么耗着,然后不战而胜。新议会一召开,自然有人推举自己;不过,他也不怕打仗,真要打起来,也不觉得会输。西乡隆盛都说庆喜公深谋远虑,庆喜脑袋转得很快,但下属跟不上,没人心领神会他忍耐,不战而胜的想法。庆喜的不足之处在于,不愿负责,“随你去吧”,那责任就全由提出作战策略的人承担,同自己撇清关系。庆喜过继给一桥家,所以没有领地,家臣也全是德川家借来的,没有亲信的家臣和实际的领地,只有自己一人,略有孤独。

灵山史料馆收藏的描绘鸟羽伏见之战的绘卷(《戊辰战纪绘卷》),记录下了战役的真实,上图是战前(1月3日)鸟羽街道两军对峙的画面,右边是萨摩军,大炮上膛,只等地方接近;左边是德川军,队列是一长排,没有做好战斗准备。中间有两位武士在交谈,右边的是萨摩的军官椎原小弥太,左边是手持讨萨书的德川军的统领泷川具举。泷川说自己是庆喜公上洛的先头部队,让萨摩军让道,椎原小弥太说没有天皇的命令,不敢让路。泷川:同我们作对,就是同征夷大将军作对。椎原:马上向御所报告,不过你们暂且收兵。泷川具举这就命令部队后退了,其实,这场对话中已暗藏胜败玄机。德川撤军后,椎原小弥太带领萨摩军立即前进,于地利之处排兵布阵。

萨摩在此处约有800士兵,为守卫御所和伏见,鸟羽街道上只能安置这么多人马,同时,向鸟羽街道奔袭而来的德川军约有2000人,正面同两倍以上的敌人交战,萨摩几乎没什么胜算。然后,萨摩军为获得胜机,使出手段,暂令德川军后退。绘卷上画了萨摩方潜藏在城南宫的士兵,约距城南宫200米的秋之山,有茂密的竹林,山后也藏有萨摩军,甚至在街道的草丛里面,到处都是藏身之所。战争始于下午5点,黄昏昏暗,埋伏在阴蔽处的萨摩枪队几乎不会被发现。

德川军一直在等待消息,泷川决定不再等了,向天皇上书讨伐萨摩才是当务之急,命令部队前进,但是没做作战准备。因为泷川认为德川军先出手,恐怕就被误认为要袭击京都,将军恐怕就成朝敌了,而且他不认为萨摩人有胆挑衅德川军。看到出动的幕府军,萨摩军准备迎战,虽然很紧张,但还是先开了枪,德川军陷入大乱,无计可施,一败涂地,泷川具举骑马逃跑,没法指挥。德川军大败的原因还有个致命失误——枪没有上膛没有装弹。萨摩军临机应变,德川军疏忽大意,不懂变通,双方作战意识差距过大,导致分出最终胜负。

任职大目付的泷川具举,只负责把讨萨书交给天皇,因此,征战原本就不是他的目的。而且,泷川这个人的经历,任职外国奉行后,从目付顺利升至大目付,太平步青云了,他相信德川的权威,率大军而来,想着只要稍加要求,萨摩就会让步,小看了萨摩军。

听到鸟羽街道的枪声,在三公里以外的伏见,战斗也打响了,伏见是两军必争的军事要地。在这里,竹田街道和伏见街道向北延伸,两条路都能进京,得伏见者得京都。《戊辰战纪绘卷》中描述着伏见之战的形势,狭窄的道路,战斗演变为双方视野受限,难以看到敌人的巷战。萨摩军为了拿下伏见,集结了参加新政府诸藩的兵力,包括结盟的长州藩、土佐藩,总兵力约1000。德川军这边拉来会津藩和新选组的势力,总兵力约2500。

从根据地伏见奉行所出战的德川军,以京都为目标,发动总攻,奋力防守的萨摩军,在狭窄巷道中,展开彼此牵制的攻防战。萨摩军用了米涅步枪,这种步枪与之前在日本使用的步枪构造不同,内部螺旋状沟槽和精细的膛线,提高了发出子弹的射程和精确度。有了强力武器的支持,两军在伏见市街短兵相接,展开激烈的混战。

在伏见之战中,发生了一件谁都未曾预料的事,这为扭转战局提供了可能,事件的主人公,既不是德川,也不是萨摩,而是会津藩白井五郎太夫统领的白井队,其实他们算是策应部队,是为了寻找新政府军防线的突破口而四处游走,时不时会去尝试突破防线的部队。白井队一边避免同敌人正面冲突,一边向北进军,向京都进发。终于遇到了敌人——并入新政府军的土佐军,新政府命令他们把守通向京都的两条街道的一条——竹田街道。不过没想到本是敌人的土佐军并不想作战,让白井队走其他路就不阻拦。促使他们如此行动的是土佐藩主山内容堂,他是新政府内反对萨摩的大名之一。土佐虽然出兵了,但是没有要战斗。由于土佐藩放弃战斗,得知秘密通道的白井队绕过防线,准备沿着竹田街道继续北上,就能进军京都,御所周边有土佐和越前这些反萨摩派的军队驻守,如果白井队到达京都,这些势力很可能临阵倒戈,成为他们的友军。但是白井五郎太夫没有这样做,虽然前方探路的士兵回来报告没有发现敌人踪迹,但白井五郎太夫害怕有伏兵,不相信土佐轻易放他们走,为了不让士兵陷入危险,命令士兵撤退,如此,德川方面丧失了一次宝贵的机会。此后,萨摩军加强了竹田街道的防守,封锁了通往京都的小道。1月3日晚,德川军的根据地伏见奉行所被攻陷,他们在伏见地区也节节败退。

当晚,在距离战场10公里的京都御所里,也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公家们不知道是萨摩胜了还是德川胜了,迟迟不见报告,众人疑虑渐渐扩大。这时,反萨摩派的诸侯开始逼问岩仓具视,土佐说这是萨摩和德川的私斗,和越前做出要撤兵的架势。甚至有人突然说天皇要移驾比叡山的轿子备好了,让人以为德川要来了。若这时“德川胜利”的假情报传到公家的耳朵里,他们便会倒向德川方面,说不定萨摩就成了朝敌。这时,又有人来报告,萨摩军大获全胜,于鸟羽街道击退敌人,成功攻陷了伏见奉行所。有人记录了在场的人从惊慌到惊喜的一连串变化,以前对西乡和大久保避而远之的人现在争先恐后见他们。岩仓具视发话了,竟然敢将军队派遣到京都,庆喜才是违逆天皇的朝敌,让诸藩讨伐之。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名言警句

师夷长技以制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历史年表

分类目录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