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末

命途多舛的中岛三郎助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命途多舛的中岛三郎助
0

中岛三郎助本是一位极为普通的地方官员,在江户湾入口一个小港口中认真工作,但因黑船来航而命运激变,参与到种种历史事件中去,与幕末名人接二连三地相遇。通过本文,明治历史网到你走进中岛三郎助的奇遇人生。

中岛三郎助出生于江户时代末期现在被称为横须贺市的浦贺,浦贺因距江户湾入口较近,作为海上交通的要塞,设立了幕府奉行所。浦贺奉行所在承担浦贺渔政的同时,也监视出入江户湾的船只,承担海上关卡的责任。三郎助出身的中岛家,代代为浦贺奉行所“与力”职务的下级武士。“与力”是地方录用的中层管理职务,大部分为父子代代在同一地方上班,既无升职也无转职,另一方面因上市奉行采取数年交替制,支撑奉行所实务的是生根于地方,对于当地熟悉的与力们。三郎助从15岁开始工作,过着每天面对大海和船只的日子,虽然身体不好,又有哮喘,但却是个努力工作的人。

黑船来航16年前的夏天,浦贺的海面上出现了一艘外国船,帆船,来日本寻求通商的美国商船莫里森号。这天,中岛三郎助在浦贺北边的观音崎炮台那里。当时正处于锁国时期,幕府的政策是“外国船只不必询问直接攻击”,三郎助依次向莫里森号发射了炮弹。但是,当时的日本大炮射程无法达到海面上的船只。同时是一名军人的三郎助立刻就看出来了其中的差距,幸运的是莫里森号回去了。

此事之后,幕府对于外国船只的对应有所改变,采取不向对方攻击,如果对方有需要,可以提供水和柴火的温和性政策,但锁国政策还是继续。不久,命运之日到来了,中岛三郎助33岁那天,嘉永6(1853年)年6月3日,在浦贺的海面上出现了一艘从未见过的奇怪的船——蒸汽船,马修·佩里率美国东印度舰队的到来。那天,三郎助正巧为每个月交替的应接负责人,肩负向外国船只传达接待命令的职务,立刻乘坐小船向黑船驶去。

佩里舰队旗舰长约80米,大小约是当时日本大型船只战国船,采取了随时都能发炮的战斗态势。如果发生战斗,以浦贺奉行所的战力绝无胜算。到达黑船下面的中岛三郎助,展开了用法语写着“快速离去”的卷纸,但是船上的人看不出有离去的意思。于是同行的翻译说到“我会说荷兰话。”当时日本无人能说英语,奉行所的翻译学的也是荷兰语,中岛三郎助和翻译两人都想拼命做些什么。这时,船上的人说,“如果不是高官,我们是不会和你们对话的。”三郎助陷入窘境,思考片刻,区区与力的我,他们不会与我对话,但是面对采取战斗态势的军舰,也不能不弄清目的就此离去,于是三郎助做出了意想不到的举动,让翻译跟外国人说“我们是浦贺的副奉行”。当然这完全是个谎言,虚张声势之语。

中岛三郎助抱着弄错了就要切腹的觉悟才说自己是副奉行的,结果奏效了,美国人让三郎助上了船,“浦贺副奉行”的三郎助,开始和佩里的副官康迪大尉交涉。三郎助要求对方前往作为外交窗口的长崎,而康迪则要求,以开过为目的交换国书,如不同意则将舰队开往江户。这是可能让幕府卷入战争的事态,再次陷入窘境的三郎助,感到无法继续下去了,只好回答“要与上司奉行商量,到明天为止请给我们时间”。历史性的日美交涉第一天就此度过了危机。此后幕府决定在浦贺的久里浜交换国书,迈出开国第一步。中岛三郎助一生最虚张声势的作为副奉行,历史性的大转变自此而生,三郎助自己也没想到吧。

黑船来航的第七天,中岛三郎助再次登上黑船,作为最初交涉窗口的浦贺副奉行,受到了美国人的招待。三郎助从船的大小,到大炮的性能,都刨根问底做了调查,其调查的彻底性,据美方的记录,称之为脸皮厚(bold and pushing)也毫不客气。三郎助令人烦人的黑船调查是有原因的,三郎助这些浦贺奉行所的人们,很早以前就考虑建造西洋式的军舰,当时日本没有能装大炮的大型船,为防备外国船的来临,有必要建西洋式的大型船。这种对于外交的强烈关心,不久将大大改变三郎助的人生。

黑船来日后三个月,三郎助的热情有了成果,对外国有强烈危机感的幕府下了建造洋船的命令。船的建造,在浦贺的船只建造场开始,希望加快进程的奉行所,为了能统一管理匠人们制定了各种各样的规定:从早上到天黑为止都必须工作;吃饭和休息都必须听从太鼓和梆子的指挥;作业场禁止烟酒。这些看上起理所当然,但是高傲的匠人们被官员们管手管脚,当然很无趣了,这时三郎助发挥出色的管理能力将匠人们统一起来,让他们遵守规定,实现了迅速作业,三郎助成了人们所信赖的官员。

开工后仅仅八个月,三郎助他们建成了日本首艘西洋式大型军舰凤凰丸,长约36米,大小约为战国船的3倍,船体上有10门大炮。中岛三郎助就任凤凰丸的实质船长,幕府高官出席了试航,并给与了高度评价。当时有一个意外的人拜访了三郎助的家——长州藩士桂小五郎。三郎助让想要学习如何造船的小五郎住在自己家中,经过一个月的停留,桂视三郎助为师,之后也保持着联系。

因凤凰丸的建成,中岛三郎助作为洋式船的专家而广为人知。但是说到底,他不过是浦贺奉行所的一名与力,平凡工作,以后让儿子继承自己,期待过着平稳的日子,但是,幕末这个时代将三郎助带到了历史舞台的正面。安政2年,面对西洋欧美的威胁,幕府迫切要快速组建海军,因此在海军传习所作为现有战斗力,各地的人才被集中起来。三郎助也作为第一期学生被派往长崎的海军传习所。幕府召集的精英中,还有胜海舟,以及后来的外交大臣榎本武扬等人。

中岛三郎助从荷兰教官处学习了造船术,航海术,炮技术等,三年后,从长崎传习所毕业的三郎助来到江户新设的军舰操练所,作为教师,指导学生。此外,还担任了另一个要职,荷兰进口军舰咸临丸的修理师。咸临丸是日本首艘螺旋桨船,三郎助因建造凤凰丸以来的实绩和技术,被托付了这艘对于幕府海军极为重要的军舰。从无名的地方官员到幕府海军的实力者,三郎助乘上了时代之浪,踏上了出世之途。

万延元年(中岛三郎助40岁),幕府海军完成划时代的创举,咸临丸横穿太平洋,完成了到美国的来回。那时海外基本没有蒸汽船横穿太平洋的先例,开国不久的日本的壮举震惊了欧美。但是,对于咸临丸技术极为了解的三郎助,却没有作为船员参与这次行动。为什么中岛三郎助没有被选上?据说是因为咸临丸船长胜海舟固执己见之由。长州藩的吉田松阴,在写给与三郎助关系亲切的桂小五郎的信中这样写道:胜与中岛都是有着难得才能的人,但是互相如狗咬狗攻击的事,对于天下国家来说都是一大憾事。从中我们大概猜到三郎助和胜海舟的性格可能合不来,胜海舟虽然是精英,却不是创造型人才,而是政治型人才,同严谨的身为军人官员的技术型人才的三郎助脾气不对味。

同时另一个不幸降临到了三郎助身上,多奈的顽疾哮喘病恶化了。咸临丸横穿太平洋翌年,三郎助从军舰操练所辞职,41岁的时候,登山高位后又回到了浦贺奉行所与力的位置。对于三郎助的人格,桂小五郎这样评价到:先生是个非常清廉洁白的人,在先生的身边,感觉身心都得到了净化。对晚年三郎助较为了解的医生高松凌云这么说:中岛这个人虽然非常强,但却是始终说笑话,让周围的人开怀大笑的人。在三郎助的家乡也有关于他人品的趣闻,当时浦贺周围的城镇还没有像样的产业,经过三郎助的努力,说服德川御三家之一的水户藩为浦贺商人取得了水户藩使用的盐的贩卖权,为城镇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其实,当时的水户藩在造船上遇到了问题,而这边建成了凤凰丸,于是水户藩向三郎助求助。

在北海道函馆有个城镇的地名叫中岛町,因为这是三郎助父子战死的地方,所以叫这个名字。在城镇的一角,还立有一个石碑,上面刻的是“中岛三郎助父子最后之地”,三郎助死后20年,仰慕他的人建的。黑船来到浦贺的命运之日的16年后,三郎助作为最后的武士,在日本北方大地迎来了的多舛人生。

庆应4年1月,德川家旧幕府势力和以萨长为中心的新政府军之间的戊辰战争爆发,树起朝廷锦御旗的新政府军称德川军为朝敌,结果德川家惨败。4月,德川家将江户城让给新政府军,之后,大部分领地被剥夺,浦贺奉行所也被交给了新政府,中岛家失去了代代侍奉,实行忠义的地方。这年成为新政府干部的已改名木户孝允的桂小五郎拜访了三郎助家,却没有见到三郎助身影。三郎助作为旧德川幕府的一员,做出了与新政府对立的决断,带着儿子恒太郎,英次太郎,为报德川家之恩,决意出征。随着幕府的崩溃,做一名清廉的官员这一生存方式遭到否定,三郎助选择做一名武士,拼上性命战斗的生存方式。

中岛三郎助父子还有浦贺奉行所的同僚一起,参加了旧幕府海军的舰队,率领舰队的是榎本武扬,舰队以当时被称为东洋最强战舰开阳丸为中心,以压倒性的战斗力为傲。1868年8月19日,榎本舰队从江户品川出发一路向北,目标是函馆。榎本以西洋式城池五稜郭为据点,凭借强大的海军力量,准备与新政府军对抗。10月20日,于北海道上陆的旧幕府军,因原新选组成员土方岁三大显身手,从而击退了新政府军,并将开阳丸派至新政府军的据点江差,试图以海上的强大火力压制江差。但是11月15日,天气突然恶化,刮了北海道特有的强风,开阳丸撞上了江差附近的暗礁,据说此时,三郎助想利用反作用力让船离开岩石,命令大炮一齐发射,但是努力白费,开阳丸沉入了江差的海底,三郎助失去了借助开阳丸取得胜利的希望。从憧憬船,造船,乘船,以船为中心作战,沉船,这时三郎助认为自己人生基本的一部分消失了,有很强的失落感。在写给妻子的信中,却没有流露出失意:大家别来无恙,请安心,我们来春即会回国,满腹思念欲与君说。

翌年,明治2年5月,明治新政府大军逼近函馆,前去迎击的旧幕府军,三郎助在名为千代冈阵屋的城寨指挥驻军,千代冈阵屋距本阵五稜郭1.5公里远,是守护五稜郭的最后的据点,千代的士兵中有三郎助的两个儿子和浦贺的同僚们。中岛三郎助在这里给浦贺的朋友写了最后一封信:终于到了决一死战的时候了,家中妻儿妇孺烦您照顾。5月11日,在明治新政府军的总攻中,土方岁三战死。敌人渐渐逼近三郎助的千代冈阵屋,这时在五稜郭的指挥官榎本武扬向三郎助派出使节,提议其撤退到五稜郭,但被中岛父子一口回绝:恕难从命,我们已决定这里是我们战死之地,三郎助决定将作为幕府的一员,作为一名武士的人生信念贯彻到底,可谓是真正的最后的武士。

明治2年5月16日,黎明,新政府军向千代冈阵屋发起了猛攻,被攻陷,中岛三郎助战死,享年49岁。两天后,五稜郭投降。在浦贺,留下了中岛妻子以及三个女儿和刚生下不久的儿子与曾八,家中男子战死的一家,生活受到了与三郎助结下深厚友谊的朋友的相助,其中有明治政府重要人物木户孝允,函馆之战后在明治政府担任要职的榎本武扬,还有浦贺的乡亲们。在今天的函馆,每年5月都会举行中岛三郎助祭,当地人民敬仰三郎助父子,也有从故乡浦贺前来的参加者拜祭他。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名言警句

师夷长技以制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历史年表

分类目录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