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末

坂本龙马是被谁杀的?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坂本龙马是被谁杀的?
0

坂本龙马究竟是被谁杀死的,这篇文章与其说是追究真相,不如说是推理探讨,因为我们真不知道历史本来面目。明治历史网这篇文章打算的是从最新的研究中去描绘幕末之谜,去接近坂本龙马被暗杀的那一瞬间。

当时坂本龙马在京都,还是个通缉犯,京都对当时的龙马来说,其实是个可怕的地方。京都所司代,京都守护职,见回组,新选组,都在城中打探龙马的消息。

1867年(庆应3年)11月15日深夜,幕末的京都发生了一件大事,坂本龙马暗杀事件,至今仍被谜团所包围。暗杀发生的现场在京都河原町的近江屋,这个现场留下了让这个事件的记忆铭刻人心的物证。物证一,挂画上龙马的血迹(据说是被害者龙马的血迹)。

如果分析当时的位置的话,龙马当时可能是保持着坐姿被杀的。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我们由挂画开始,慢慢接近龙马被暗杀的真相吧。

先回溯一下事件,庆应3年11月15日深夜。土佐藩藩士得知龙马被杀后,前往京都河原町酱油商——近江屋。被害者有三人,土佐出身的幕末变革的主角坂本龙马(33岁)早已气绝,随从藤吉也由于出血过多于第二天死亡,龙马的盟友土佐藩藩士中冈慎太郎(30岁),也受了濒死重伤,但多活了两天。然而凶手早已逃走,不知所踪。土佐藩藩士向中冈询问,他说是新选组干的。

真的是新选组吗?新选组是那时负责京都警备活动的剑豪集团。当时新选组凶手说广为流传,后来甚至因为对新选组抱有怨恨的土佐藩藩士的关系,新选组局长近藤勇被处以斩首之刑。

还是先分析一下吧,龙马为什么藏在近江屋呢?近江屋对侧是土佐藩邸,如果一旦发生什么事他们能立刻前来增援。即使敌人进了近江屋,也能够通过土间一路前往背后的称名寺逃走。近江屋由此看来是绝佳藏身之地。

近江屋原址虽然已于明治时代拆除,现在仅了一个石碑,以前的样子丝毫不剩,但好在京都仍保留着同近江屋相同构造的建筑,一家从幕末开业至今的酱油店。这栋建筑宽约10米,深约40米。

龙马当时在哪呢?在屋内土墙的内部,二楼的内部有一个隐藏的房间,该房间的屋顶在向着屋檐的的方向有一个斜面,会一点点变矮。看下图,龙马被暗杀的房间的照片,果然屋顶也是倾斜的,可以看出是一个非常狭小的空间。

在这样的小屋里,即使想要袭击也难以挥刀,万一有什么事还可以从窗口逃走。对于树敌众多的龙马来说,这里是一个理想的藏身场所,况且龙马还带着武器——手枪。在一年半前的寺田屋事件,龙马曾于寺田屋被幕府的官兵包围,他用藏在怀中的手枪杀死了两名幕府手下后逃走。新选组有适合在小屋里作战的人员吗?

再从龙马暗杀事件的遗留品中,我们知道龙马当时也是带了手枪的,但是一弹未发。武士刀也收在刀鞘中未拔出,仔细观察,刀鞘裂开了。作为剑豪也颇为有名的龙马,却几乎未做任何抵抗,是不是非常奇怪呢?在暗杀的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京都灵山历史馆常年研究龙马史料的木村幸比先生,同时也是剑术家的他结合剑术知识,近年来以新的角度探讨暗杀的真相。木村先生注意到的是,京都国立博物馆所保存的史料,就是我们前面说的物证一,暗杀当日龙马所在房间里的画轴,上面有血迹,被认为是被砍杀的受害者所溅出来的。根据事件发生不久前在近江屋内的的人菊物峯吉的证言,在这个房间里标上挂轴与人物的位置,当时龙马坐在挂轴的前方,所以被认为是龙马的血迹。

木村先生还很关注血迹的位置,血迹于离地60厘米处由左向右散开。因此推断挥刀的高度与龙马视线高度相同,血沿着这条延长线飞溅了出去。由于这个血迹的位置非常低,所以很大程度龙马应该是保持着坐姿被杀的,可以说龙马未采取任何警戒姿势。也就是说凶手是熟人或客人而进屋的,龙马因此大意了?这样分析,龙马当时与这个刺客坐着对峙的可能性非常高。可能由于刺客是作为客人进屋不久后将龙马斩杀的,所以龙马没有采取丝毫警戒而被他接近,并已坐着的姿势被其斩杀。凶手到底是怎样的人物呢?

到了明治3年2月,出现了令人震惊的新的证言。曾是幕府公务员的今井信郎,称自己参与了龙马暗杀事件。在东京大学史料编纂所维新史料室中,保存着新政府兵部省和刑部省对今井问讯的证言记录,里面有和坂本龙马相关的史料:杀害龙马的是见回组。而指使这一切的是见回组头领佐佐木只三郎。见回组是当时维持京都周边治安的由幕府公务员组成的警察组织,主要负责二条城周边的地区,佐佐木只三郎,是负责领导见回组组员的首领之一。

今井的证言和事件发生前后很多情况相吻合,而且还包含了不少只有当事人才知道的消息。此外,还有见回组其他成员(比如渡边笃)更为详细的证言。因此现在很多研究者确信,见回组是龙马暗杀事件的真凶。那么,见回组为什么要杀害龙马呢?作案动机是什么呢?有学者对龙马和见回组的行动范围交叉点进行了调查,他们认为暗杀行动前龙马的行为可能刺激到了见回组。

见回组每天巡逻会经过净土宗的松林寺,见回组的头目佐佐木只三郎,就住在这里。在这里附近有一位叫永井玄蕃的幕府大目付的住宅。而龙马几乎每天都会路过松林寺,前往永井家。龙马当时做的事就是同宿敌的幕府的高官们接触,尤其是同永井玄蕃会面。在暗杀前一个月,由于大政奉还的缘故,德川幕府将持续了260年的政权交还给朝廷。当时正在策划一个由天皇领导,萨摩长州等大藩组成的新政府,但是如何对待德川家,势力分成了两股,有人认为应用武力解决德川家。据说龙马同幕府高官接触,是希望同意让德川家也加入新政府,来促成政权的和平交替。正是龙马这样奇怪的行动——常出没于这个幕府人员来往的地方——距近江屋约3公里以上,步行差不多要一小时。对远行至此的龙马来说是非常危险的,龙马的这个的举动可能刺激到了幕府的见回组,从而导致暗杀事件的发生。龙马也是见回组的通缉犯。

此前龙马已经促成了大政奉还,从不得不从幕府前逃走的身份,转变为与之交涉的身份。但是对于幕府的警察机关来说,他仍然是通缉犯,这样就产生了一个矛盾。因此对于佐佐木只三郎们来说,真是说不清是着急还是生气,“这样真的可以吗?”类似这样的心情。

在暗杀行动前佐佐木采取了某个行动——从见回组中选拔精英人员。龙马被杀事件五个月前,一名叫桂早之助的见回组成员,写了一份自己的简历。桂在其中介绍了自己的优异成绩,在将军大人面前取得过好成绩,获得了5枚白银作为奖赏。三年前在二条城中举行的御前比赛中,桂击败了50名一流剑豪;在成员多达400名的见回组中,他也以剑术超群闻名。在其他的史料中记载过桂用的剑术名称:西冈是心流。西冈是心流现在已失传,无法考证是怎样的剑术,但在记录中有一条不可思议的记述:右手使用小竹刀。能让小刀发挥威力的场所,那就是狭小的空间。

如果佐佐木是龙马暗杀事件的发起人的话,桂就是能在龙马藏身之所战斗的最佳人选。对桂来说,这次选拔也是能扬名立万的好机会。桂家是代代看守二条城门的同心,作为公务员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很高的职务。在同心级别的公务员看来,不靠家世而靠自己本事被赋予重要任务,是极为荣耀的事。这样就能理解桂的心情了吧,因剑术出众而被选上的欣喜以及家族的荣誉。桂的这一切都包含在那封简历中,也表达了自己将满含自豪来完成任务的强烈意志。收到桂简历的佐佐木,对简历还是有一个担心的地方。桂早之助虽然在简历中写了他的经历,但是并没有真正的实战经验。

继续分析,如果杀害龙马的真凶是见回组的话,他们应该是从北面过来的。原本佐佐木的目的决不是想要取龙马性命。根据见回组今井的证言,佐佐木的命令是这样的:一年半前在伏见寺田屋活捉龙马的行动中,让他跑了,还牺牲了两名队员,这次定要将其抓获;若是实在无法抓获,方可将其斩杀。佐佐木的要求主要是一雪前耻,所以这次的目的是活捉。虽然史料中是这样记录的,但是最后龙马和中冈等人却是被暗杀的悲惨结局。

“活捉”

下图据说是龙马被杀用的太刀。1994年,这把太刀的主人的子孙,把它捐献给京东灵山纪念馆。刀刃长约42公分,是比普通太刀短30公分的小太刀。这把太刀的主人正是见回组成员桂早之助。

崩掉的刀刃说明了什么?让我们再来看看龙马被杀的瞬间。庆应3年11月15日夜,根据记录当时参与抓捕龙马计划的共有7人。通过事先侦查,已确定龙马藏在河原町的近江屋。负责监视的正是佐佐木提拔的桂早之助。房中有三名来客,见回组成员们静静地等待着一个龙马独处的机会。到了晚上8点,其中一个人回去了,还剩一位客人留着。为了不让善于逃跑的龙马发现,这次的计划是在极其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的。

当时龙马和中冈慎太郎在二楼,楼下是老板夫妇,铺着地板的房间里是原本是相扑力士的侍从山田藤吉。9点过后,头目佐佐木装作客人去敲门,递上了伪造的名片,并说了一个龙马信任的组织的名字,藤吉前去通报有客来访。根据证言,随后佐佐木和和其他潜伏的队员都进了近江屋,想跟着藤吉找到龙马的藏身之处,而另一群人则为了寻找老板向土间走去,主要是去控制他们。

藤吉去二楼通报龙马有客来访,尾随藤吉确认了龙马藏身房间的佐佐木一行人,躲在外面。由于是想活捉龙马,所以他们想等藤吉出来后再行动。但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根据记录,有一名见回组成员将从屋内走出来的藤吉砍倒了,可能是还没等藤吉下楼,他们就撞见了。可是龙马对叫声并不以为然,他以为是藤吉恶作剧了。接着,佐佐木为了不让龙马起疑心,打算派少数人作为客人进入了龙马屋内,其中就有他提拔的小太刀高手桂早之助。

由于空间很小,会变成接近战,于是预定让桂和龙马对决。桂将长太刀置于右侧,以显示自己没有敌意,龙马随时可能用怀中的手枪应战。龙马并不认识桂,刚才的声响也会让他有所戒备,如果这里再让龙马逃走的话,幕府将会颜面扫地,所以,精神极度紧张的桂所采取的行动是,趁其不备,右手挥舞的小太刀狠狠地击中了龙马,使他受了致命伤,甚至还补了第二刀,第三刀,龙马用来防御的刀鞘都被砍碎了,中间的刀身也被砍坏了;其他人进来砍杀了中冈。

根据见回组成员渡边笃的证言,他们当时怕土佐藩的人很快会来,就匆匆逃离了近江屋。一行人回到了佐佐木居住的松林寺,据桂的后人讲,从未杀过人的桂早之助,从不喝酒的他,当晚大醉而归。这天晚上终于了一心愿的佐佐木,更是赋诗一首赠与桂:山端月影迟,终将映流水。月亮虽不如影子移动得快,但总会映照在山间的流水上。寓意我们的行动终究会有一天得到大家的认可的。

后话,龙马被杀之后,朝廷中想要把德川家排除新政府的势力急速加强。暗杀事件一个半月后,鸟羽伏见战役爆发,新政府军和就幕府军发生了激烈冲突,在这场战斗中佐佐木和桂早之助等见回组和暗杀相关人员多数战死(有证物佐佐木血染的衣服)。有学者认为,龙马被杀可能反而加速了德川家的灭亡。坂本龙马曾努力让德川庆喜在新政府占有一席之地,因此他虽然看似危险,却是德川家的守护者。对于那些对龙马之死感到高兴的人来说,反而迎来了讽刺的结果,即德川家的命脉反而缩短了。倒不如说这是误伤,自己杀害了自己人。

本文介绍了见回组犯人说。但是围绕龙马被杀,还有其他凶手和黑幕说,比如萨摩藩行凶说等,至今仍有激烈的争论。而且这些说法之多,也从侧面体现了龙马影响力之大。最后还有一点,龙马为自己的死可以说是早就做好了觉悟。龙马在死前写给姐姐乙女的信中,有这样一句话:“现在到了应该将日本重新洗牌的时候了”,在宣言将要改革日本之后,还有着不太为人所知的后续,“我觉得我不太可能长命百岁,我死之时也将是天下大变之时吧;生死无所谓,但没完成使命之前,我绝不会死。我将像雀贝那样,将鼻子钻入土中,用沙子覆盖脑袋,尽可能不引人注目,请您放心”。

在决意重洗日本的同时,龙马已做好的死的觉悟。日本迈出“明治”这新时代的一步,乃是龙马过世半年后的事了。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名言警句

师夷长技以制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