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末

井伊直弼是英杰还是恶人?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井伊直弼是英杰还是恶人?
0

井伊直弼在“安政大狱”中夺去许多人的性命,给人留下了“冷酷的独裁者”这一印象。在日本历史课本中也这样写的:井伊采取强硬的态度镇压反对派的公家、大名,反对派的多数家臣也受到了处罚。但在井伊曾治理过的彦根,人们对他的看法完全不同。现在的当地人也认为他是值得尊敬的城主;很伟大,有决断力;彦根能有今天的景象,井伊家功不可没;作为大老引导国家打开国门,虽说不能奉为神,也可以称其为杰出的藩主大人。实际上,井伊直弼还被称为日本的救世主,如果没有直弼的断然决定打开国门,日本很可能会被海外各国占领。井伊直弼,到底是冷酷无情的独裁者,还是有先见之明的英杰?先从他小时候讲起吧。

井伊直弼青少年时期生活在彦根城,把自己住的房子命名为“埋木舍”,将自己比作“埋木”,即被落叶掩埋的树,暗含自己默默无闻而终之意,井伊直弼为什么要把自己比作“埋木”呢?井伊直弼于文化12年(1815年)生于彦根藩第11代藩主井伊直中门下。传说井伊家第一代藩主井伊直政,是井伊直虎的养子。直政作为德川四大天王之一大显身手,因功绩卓越而被任命为彦根藩主,井伊家代代在幕府担任要职。虽说出生名门,井伊直弼是第14男,将来并没有成为彦根藩主的希望,但也在城内的府邸内,衣食无忧地长大。然而在他17岁时,父亲的死使他的处境发生了剧变,直弼和最小的弟弟一起被迫搬到城外的房屋(埋木舍),不得不过着简朴的生活。

井伊家除世袭继承外,也可以去其他大名家做养子,若不能成为养子,就只能依靠“宛行扶持”,得到一般的口粮。井伊直弼也终于迎来了一个机会,在他20岁时,有人提出要收养子,但等待直弼的却是残酷的现实,被收养的不是他,而是他最小的弟弟,直弼被只身留在了埋木舍。因为弟弟比他年轻几岁,大名当然愿意选择容易听话的那一个,大概考虑到20岁左右的直弼比较难融入新的藩,有没有能力先另当别论。弟弟成了有7万石领地大名的继承人,而直弼却只能靠300袋宛行扶持,勉强度日。直弼曾赋诗一首:

不问世间法,

难留功名心,

归根凭叶落,

恪已到如今。

直弼说,我不去怨恨世俗,也不去抱有幻想,如被归根落叶环抱的大树一样,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所谓分内事范围极广,武艺方面,创造了“居合之心派”;还涉猎陶艺,能、狂言。他最为用心的则是茶道,在重视技术与姿态的风潮中,通晓禅宗的直弼更注重内心,并留下了名词“一期一会”。过着埋木般平静生活的直弼,开始对一种东西抱有深深的眷恋——柳树。他将柳树用作和歌的题材,并自取雅号“柳王舍”:柳树根深叶茂,茎直挺拔,枝条纤长柔软,微风强风都能临风起舞,风静则止。只要树干坚韧挺拔,就算枝叶随波逐流,也不会丧失原点。人也如此,不忘初心即可。

1840年左右,直弼25岁的时候,身边出现了一位女性——村山多加,她比直弼大6岁,原本是京都祇园的艺伎。近几年前,人们找到了能证明二人关系的资料,在京都井伊美术馆里,收藏了新发现的井伊直弼给村山多加写的书信,也是情书,信中有首诗,“料是佳人身已远,今宵明月愁成缺,只因君未在身侧,圆月映照残缺色。”对一直孤身一人的直弼来说,这真是一段美好而珍贵的时光。

像埋木一般生活了15年之后,32岁的井伊直弼迎来了人生中一大转机。当时,藩主直亮的继承人,十一子因病去世,因为其他兄弟已经是其他家族的养子,所以仅剩的直弼,成为彦根藩的新继承人,摆脱了宛行扶持300带的贫穷生活,一跃成为彦根藩拥有30万石的继承人,多年的辛苦终于得到了回报。作为继承人的直弼将代表彦根藩,移居至江户,然而,他却又被迫过上了贫穷的生活。哥哥,也是第12代藩主,直亮对直弼的继承嗣位感到不快,并没有给直弼足够的衣食费用。甚至在德川家举行第11代将军德川家齐的法事之际,直弼因无法负担礼服费用,假装生病未去。

即使这样,明事理的直弼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幕府中逐渐获得了威望。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极大地影响了直弼今后政务决策的立场。随着出没于日本近海的外国舰船的增加,彦根藩开始负责三浦半岛沿岸的警备工作,直弼接手后,却受到了很大的冲击。250年来,天下太平,武士们士气低落,警备体制也是漏洞百出,作为继承人的直弼,对此却无能为力。成为继承人的第四年,嘉永3年(1850年),兄长藩主直亮去世,36岁的直弼成了第13代藩主。当时一直支持直弼的是儒学者家臣中川禄郎,在中川的建议下,直弼对家臣们从谏如流。“只要还活着,我会珍惜家中和领地内的人们。我依靠百姓,百姓也指望我。上和下,就像鱼和水一样是一个整体。我不会辜负历代藩主的励精图治”。

直弼将前代藩主(兄长)留下的15万两钱财分给了众人,约彦根藩一年的财政收入。接着,又亲自去领地各处视察,给生活贫困的人粮食,让同行的医生给病人看病。“念得百姓出迎日,不忘平生赤子心。”有位人物对这首和歌心存感动,他就是以后受井伊直弼之命被处以极刑的吉田松阴,“和歌胸怀帝王气,一读三叹泪满襟。”这时受到了吉田松阴的称赞。直弼能实现仁政,可能和他在埋木舍的岁月息息相关。

成为彦根藩主第三年的时候(嘉永6年,1853年),井伊直弼39岁。正是这一年,黑船来航,美国要求日本打开国门,这时直弼不顾周围的反对,断然决定开国。为什么呢?黑船出现的地点是彦根藩守卫的三浦半岛,直弼非常直观的感到了对方军事力量的强大。如何应付美国的开国请求?直弼征求家臣的意见。在一片反对开国的声音中,有一个认为“不得不开国的人”,就是前文提到过的儒学者中川禄郎。与兰学者有过交流的中川,通晓世界局势。直弼深知沿岸警备简陋,听了中川的话之后,更加确信现在没有胜算。“应暂时避免交战,开放港口通商。如果能向外国展示出我们的胆识,便能使内外共同发展,达到国泰民安。”

虽然直弼认为只能开国,但要其他大名同意不是一件容易事。其中反对最强烈的是曾任幕府海防政务的前水户藩主德川齐昭。他认为应该做好与外国一战的准备,武家自不必说,农民、百姓也该做好觉悟,全日本也要团结一心,共同进退。水户藩是德川幕府御三家之一,有着很大影响力的齐昭,若是变成敌人,会很棘手。“对手着实有威慑力,与之交涉如履薄冰。事情比预先判断要难得多,之后的发展令人担心。水户藩已将我等视为大敌,不知会作何举动。”

在还未得出结论的时候,美国总领事哈里斯来到了日本,更加强硬地要求开国。这时欧美列强正在争夺亚洲殖民地,英、法与清国的战争都以胜利告终,让想要在亚洲保住据点的美国,开始急躁不安。为了镇压以齐昭为首的反对派,直弼为首的开国派想出了一个办法。他们开始筹划得到孝明天皇允许开国的“勅许”,原以为朝廷会答应,但是态度并不明朗:“御三家,连同各位大名一起商议后,再与我汇报。”

紧急情况下,直弼就任了“大老”这一职位。所谓“大老”,就是在特殊时期设立的幕府最高职位。“国家危难之时,粉身碎骨忠诚奋战乃我之荣幸。”虽然成为了大老,但还是不能无视天皇的意见。直弼不得不再次劝说齐昭为首的反对派,但是,齐昭表示,若是因为外国压力,停止锁国,便是对朝廷对德川家的不忠,事关国家存亡,请谨慎对待。这期间,哈里斯发出通告催促,直弼苦恼地做出了决定,命令与美方交涉的部下,尽量拖延时间;若是无法拖延时间,到时就真的没有办法了。最终,在没有得到勅许的情况下,安政4年(1858年),直弼独断地签订了《日美修好通商条约》。

记载着直弼言行的《公用方秘录》中这样写道:“没有比战败后被侵略更令国家蒙羞的了。”“但没有经过天皇许可擅自缔结条约的重罪,我愿独自承担。”可是最近,这些话被证实是遭后人所篡改的,在京都井伊美术馆里收藏了《公用方秘录》原文。井伊美术馆馆长井伊达夫说,流传至今的《公用方秘录》,实际上在明治后大部分都被篡改了。原文说,条约签订当晚,在与亲信的交谈过程中,井伊直弼透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不征求各位大名的意见就擅自签订条约,这势必会触碰天皇的逆鳞。不过,事已如此,考虑不了那么多了,万念俱空,无奈只得辞退大老职务。

插话:在日本闭关锁国的250年间,欧洲发生了工业革命,蒸汽机被发明出来,之后出现了拥有巨大能量的蒸汽机船,巨型大炮也配置在军舰上,总之,英国的军事力量十分强大。依靠科技和军事,英国将印度这样的大国变成了殖民地,强迫印度人种植鸦片,推销给中国,中国生气,发生抗议,就用战争来击垮中国,于是有了第一次鸦片战争,1840-1842。跟在英国后头的是法国,也想尝尝甜头,跟中国发生了第二次鸦片战争,1856-1860。通过两次鸦片战争,打败清国,让其顺从。这期间日本发生了什么?俄罗斯从北方来,要求日本通商,当时把这些看在眼里的是美国。对英国来说,亚洲的出口是日本,对美国来说,渡过太平洋就是日本,在日本后面,有巨大的市场中国,不管怎样,也想要让日本开国。可是日本无论如何也听不进去,直到叫“佩里”的美国人率舰队来到日本说,“快点给我开国!”

荷兰国王威廉二世曾在鸦片战争不久,给日本送去一封国书,说国际形势已发生变化,蒸汽机出现,大炮不断发展,再这样下去,要被干掉的。但幕府看了,不以为然,井底之蛙,没有意识到局势的严重性。当时的日本流行一种叫“朱子学”的哲学学问,思想就是认为自己是最优秀的,就很容易产生“没有什么要向外国学习的”这种想法。就这样日本度过了300年的时光。从后人来看,井伊直弼这次发挥了他的决断力,做出了有利于日本的决定。

签订日美修好通商条约3个月后,井伊直弼开始了“安政大狱”。这次镇压行动,也为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为什么要实行安政大狱?因为在是否开国的问题混乱不堪时,直弼和反对开国的德川齐昭在别的问题上也发生了对立——围绕将军继嗣的问题。第13代将军德川家定体弱多病无子嗣,直弼拥立的继承人是与将军家定血缘相近的纪州藩德川庆福(德川家茂);而齐昭在策划自己的儿子,也就是将一桥家的养子一桥庆喜立为下一任将军。

为了在这场斗争中获利,直弼使出的手段是将支持一桥庆喜的官员们彻底铲除。这其中也包括曾受直弼之命,同美国交涉的优秀官员。结果这场立嗣斗争在直弼任大老之位后落下帷幕,成为将军继任者的是纪州藩的德川庆福。现在直弼手中的政治权利,可谓达到顶峰;但是,一纸诉状让这一基盘动摇了——戊午密勅。写下状书的是天皇,内容斥责直弼一意孤行,与美国签订条约,实在轻率,此后会议需御三家和各大名共同参与讨论。让直弼惊魂未定的,不止是内容,这状书先送到了死对头齐昭所在的水户藩,而不是幕府,朝廷破坏这规矩前所未闻。

直弼深感这样下去,幕府的权威将会摇摇欲坠。“若是水户借着天皇的威严,企图壮大势力,必定会为国家徒增纷乱”。直弼决定彻底镇压为天皇策划“戊午密勅”的人,“严查可疑人物,将心怀不轨之徒全部铲除,将不再有人能够恶意操纵天皇为己用”。于是,安政大狱开始了。在搜捕这些人时,直弼过去的情人村山多加受直弼的指示,在京都暗中活动。虽然表面上因为直弼成为藩主,两人分开,其实一直在暗中支持着直弼。

之后,安政大狱的镇压扩大到了与密令无关的人。曾极力赞赏直弼的吉田松阴,也遭遇不幸。因为这次大镇压,直弼被叫做“赤鬼”,同时也激怒了水户藩的武士们。这时,德川齐昭做出了意想不到的举动——出手控制愤怒的藩士们,不让过激的行为发生。然而,不满于齐昭决定的人们,离开了水户,向江户出发。

安政7年3月(1860年3月24日),往年这时江户已经樱花绽开,这次却迎来了不合时宜的大雪。直弼正准备穿过樱田门,进入江户城的时候,被水户的浪士们袭击了,身首异处(46岁),史称“樱田门外之变”。实际上,当天有一封信寄到了直弼那里,告知他会有生命危险,然而他没有增加护卫的人数,只是遵循传统。护卫数量是幕府定例,大老不能私自破坏规矩,给其他大名做坏榜样。“人各有天命,如果刺客一心想杀我,无论再怎么防范,也会有破绽吧。”

井伊直弼去世前一天创作的和歌,流传至今:“零落樱花碾作尘,依旧香气满乾坤”。虽然他的改革之路半途而终,但是为了国家,奋战而死的心,总有一天,人们会明白的吧。也许实行“安政大狱”也是抱着会死的想法吧,看到了结局。也许从埋木时代开始,井伊直弼就对自己性命不是特别看重,在身不由己时期,当上了大老也算他的不幸,这种不幸,造就了这样一段过激的历史。从开始撒钱;开放国门,天皇都没同意,他就直接签订了协议;可是他居然没有为自己增加护卫,还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性命不是很看重吧。总的来说,算个功过相抵的人物吧,明治时代后,人们开始重新评价直弼,因直弼决断而开港通商的横滨,在纪念开港50周年之际,为直弼塑立了铜像。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名言警句

师夷长技以制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历史年表

分类目录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