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末

西乡隆盛冷酷的一面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西乡隆盛冷酷的一面
0

明治维新的奠基人西乡隆盛的座右铭是“敬天爱人”,他的理想是“治理国政,如同施行天道,不能夹杂一点私心”。西乡不求名,不求利,不要命,总是坚持无我利他的态度,为人们所熟知。在同德川军的“戊辰战争”里,西乡率领明治新政府军走向胜利。后来,作为明治新政府的核心人物,推行废藩置县,地租改革,学制改革,奠定了近代日本的发展基础。胜海舟曾如此评价西乡:“西乡之胆识,西乡之诚意,非在下所能及”。但是,西乡实际上有鲜为人知的阴暗面。

在东京上野公园里的西乡隆盛雕像,穿着浴衣,牵着狗。这是西乡死后20年做的像,刚揭幕的时候,西乡的妻子就说道“我的丈夫不是这样的”。下图是明治10年瓦版画上描绘的西乡形象:身穿军服,胡须浓密,很明显跟上野公园的铜像画风迥异。

实际上,在众多的肖像画里,这些形象基本都没有经过本人的确认。据说是因为西乡担心被暗杀,不敢把自己的样貌公诸于世。

近年发现的一幅肖像画,或许和西乡的样子非常接近。短发平台,没有胡须,眼神锐利。总之,西乡隆盛的形象非常神秘。

西乡隆盛为什么要把“敬天爱人”当做座右铭?明治维新40年前,1827年,在萨摩藩的一个贫穷的下级武士家,西乡出生。作为家中七个兄弟的长子,西乡自幼起,兼修文武两道。在12岁的时候,西乡为帮助同伴跟他人打架,右手臂受伤,此后便专心做学问。17的时候,西乡开始在藩里任职,担任“郡方书役助”,就是帮藩里收取年贡。这样,他看到了苦于缴纳高额年贡的农民,西乡于心不忍,把自己的俸禄分给藩里的人们,并多次向藩里递交减轻年贡负担的建议书。之后,萨摩藩第11代藩主,在萨摩成功推行富国强兵的政策,被人们称为“名君”的岛津齐彬注意到了西乡这个人,并提拔西乡为自己的秘书“庭方役”。

历史学者落合弘树说,年轻时候的西乡可不怎么招人待见。他非常直率,什么都敢说,天不怕地不怕,很有棱角。但是齐彬觉得自己能够完美驾驭西乡这个人才。

西乡26岁时,美国佩里的黑船来日本要求开国。德川幕府苦于应对,召集大名前往江户,齐彬带上了西乡。在江户生活的这段日子,西乡结识了各藩重要的人物,磨炼了交涉手段。齐彬如此评价西乡“西乡吉之助乃成事之大器,乃岛津家的无价之宝。”五年后,齐彬因病突然离世,西乡本想殉死自己仰慕的主公,然而他的朋友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位朋友是京都清水寺的僧人——月照,“若你继承齐彬大人之志,他岂不是更喜悦?”

同年,井伊直弼推行“安政大狱”,月照被人追捕,西乡带着月照,逃亡萨摩。于是,幕府追捕的手也伸到庇护月照的西乡的身上。两人感到无法逃脱,便决心在寒冬之日投海自杀。也有人猜测,是西乡杀死月照,保全自己。西乡无法手刃好友,只得推下船去。月照离世后,西乡苟活,心情十分复杂。

安政5年,萨摩藩决定让被幕府追捕的西乡隆盛到奄美大岛蛰居。西乡同岛上的女子爱加那结婚,育有两子。随后,樱田门外之变,井伊直弼被杀,幕府的权威开始动摇。受到此事的影响,34岁的西乡被萨摩藩召回。但藩里不允许妻子和孩子离岛,西乡只得把他们安置在岛上。西乡觉得岛津齐彬的弟弟岛津久光是个“不靠谱的主公”,说他没有远见,思想闭塞,是个乡下人。最终,顶撞上司擅自行动的西乡(35岁),被久光流放到冲永良部岛,关在露天监狱里。本来有很多藩士吵着要让西乡切腹的,结果还是把他流放到一个整天风吹日晒的海岛上,任其自生自灭。

西乡在岛上生活了两年,参悟禅机,审视自心,凝练出一种思想——敬天爱人。西乡在这种地方居然也能活下来,一般人要是待在这种环境里,要不然就是性格扭曲,要不然就是丧失斗志,精神力不顽强就会死掉,西乡竟然触底反弹,提出“敬天爱人”的理念,果然西乡是个不可思议的人。

提出“敬天爱人”思想的西乡隆盛,之后却做出了和这个理想背道而驰的行动。他不顾周围的反对,决心用武力讨伐德川幕府,西乡到底在想什么呢?

在西乡被放逐到冲永良部岛的那段时间里,外界发生了大事,萨摩藩和长州藩因为在和外国的战争中一败涂地,所以大幅度改变方针,不再锁国,实行开国。而幕府仍保持原状,不肯放权,倒幕的呼声日益高涨。过了三年,37岁的西乡终于被允许回来,成为萨摩军的领袖,一心只愿倒幕。

两年后,接受土佐浪人坂本龙马的建议,同长州藩联合,成立萨长同盟。1867年,为了获得倒幕的的大义名分,萨长积极同朝廷交涉,得到“讨幕密勅”。于是,萨长以朝廷的名义,发起倒幕运动。然而,在得到密勅的那一天,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幕府第15代将军德川庆喜宣布大政奉还,将政权归还给朝廷。萨长本来想靠武力打倒幕府,就只得这样作罢了。得知此事的西乡说“出乎意外,庆喜公真是个深谋远虑的策士。”

这时,西乡采取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行动,他命令下属相乐总三再江户制造混乱,放火、掠夺、杀人……西乡大概觉得没有流血,时代就不会迅速革新。相乐等人引发骚乱后,躲进了江户的萨摩藩邸,最终,德川方放火烧毁萨摩藩邸。然而,西乡脸上浮现出微笑:这下终于有开战的借口了。

1868年,新政府和旧幕府军戊辰战争开始了。第一场战役是1月的鸟羽伏见之战,双方攻防各有进退,关键时刻,新政府军请出锦御旗,德川庆喜见此场景,知道朝廷认定自己为“朝敌”,丧失战意,逃亡江户,闭门不出。在鸟羽伏见之战中取得胜利的新政府军,直往江户进军,西乡任命相乐总三为先锋。相乐每到一处,就散播新政府将推行年贡减半的消息,这全是为了得到民众的支持而想出的权宜之计。然而,新政府中途改变了主意,如果实行年贡减半的话,财政上会入不敷出。最终,新政府给相乐等人安上“伪官军”的污名,并处以极刑,相乐之妻得知相乐之死也随即自杀。相乐遵守西乡的命令,推测其心情,一心只想建功立业,却落得这个下场,西乡是有一定责任的。

西乡隆盛本质上是军人,既然是军人,不仅要懂打仗,还要懂谋略。在新政府军发动总攻江户的前一天,西乡同胜海舟会面,他们详谈后,颇有相见恨晚之意,随后,江户无血开城。胜海舟说,“西乡一言,便可救江户百万性命,此外,德川一族也免于灭亡。”之后,还有会津若松城之战,箱馆五稜郭之战,就这样,戊辰战争宣告结束,旧幕府势力一扫而光。

西乡隆盛领导新政府军打完戊辰战争后,没有加入明治新政府,而是解甲归田回到了萨摩老家。但是,现实与西乡想的截然相反,明治新政府腐败到了极致。萨摩、长州出身的人被优待,许多人滥用权力,并且,长州和萨摩之间也产生了派系斗争。当时有传言,世人感觉江户时代更靠谱,为重税所折磨的百姓相继发起叛乱。为度过危机,明治新政府请出了人望深厚的西乡(44岁)。了解严峻现实的西乡,作出决断。“不要说新时代了,光想住着大房子,穿豪华衣服,养漂亮女人,积累钱财,明治维新之事无从谈起。”西乡把政府赠予自己的宽阔房子改建成了学生们的宿舍,坚持过着朴素的生活。

当时明治新政府最大的课题是确立中央集权体制,因此推行“废藩置县”的政策,令各大名上交土地和人民的主权。若有一步走错,就会招致诸大名的反抗,很容易再次滋生内乱。西乡和同样是萨摩的好友大久保利通和长州的木户孝允一起商议对策,组织以萨长势力为中心的军队,针对反对的人,行使武力胁迫。最终,没有内乱发生,西乡等人成功推行了“废藩置县”政策。

不久,大久保利通和木户孝允,还有公家出身的岩仓具视等去了西方考察,西乡暂时留守国内,他们做了这样的约定,除了必要之外,尽量不要推行改革政策。但是,西乡趁机做了许多改革,地租改革:承认农民的土地所有;征兵令:允许武士以外的百姓参军;学制的发布:在全国设立小学;采用太阳历;禁止买卖人口,农民自由地选择职业,废除禁止女性进入神社寺庙,这些政策都推进了日本的近代化。

对西乡来说,还有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同邻国朝鲜的外交恢复问题。虽然两国在江户时代保持交流,但日本屈服于欧美列强,打开国门后,朝鲜与日本断交。然而,至今还没有通过交涉恢复外交关系,国内就有希望诉诸武力的“征韩论”抬头。历史课本上有各种各样的记录,有说是西乡隆盛、板垣退助等人提出征韩论。其实西乡是反对武力,不同意板垣退助的意见,“操之过急了。若要派遣军队,朝鲜便会认为,日本发动侵略,这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西乡打算冒险只身去朝鲜交涉,“我不是个杰出的使者,但我至少不怕死。”但在决定这个方针后,岩仓使节团两年考察结束后归国(1873年),非常反对这一决定,“西乡去朝鲜将会被杀,以日本目前的状况来看,并无余力应对可能爆发的战争,因此,出使朝鲜一事,应当延期。”也有人认为,归国的人阻止西乡,是怕西乡进一步立功。

西乡放弃了出访朝鲜的念头,离开了明治新政府,再一次回到萨摩老家,本打算和第三任妻子阿丝和孩子们安静度完余生。但是,西乡后来却发动了一场毫无胜算的战争,最终战败自尽。西南战争的缘由是?

西乡回到鹿儿岛的第二年,一起离开明治政府的江藤新平发动了佐贺之乱(1874年),这场战乱得到了对新政府抱有不满的士族的支持,因为明治维新的改革,这些人失去了原有的地位。虽然镇压了叛乱,但是如何处理心怀不满的士族,明治政府并无头绪。在这期间,西乡创设了“私学校”,不仅是为了容纳那些心怀不满的士族,也是为了防备当时欧美列强的威胁,“将年轻的士族们培养成能在国家危难之际挺身而出的士兵”。两年后,以九州为中心,对新政府不满的士族,接二连三地发动叛乱,秋月之乱(福冈),神风连之乱(熊本),荻之乱(山口)。在这种情况下,明治政府对西乡的一举一动,更为警惕。越来越多的不满士族聚集到私学校,分校一时多大130多所。新政府担忧西乡把这些人聚集起来,是不是有某些企图。

1877年,明治政府在西乡身边安插了鹿儿岛出身的警官作为眼线监视西乡的行动,学生把可疑的人抓来审问,结果得知他们暗杀西乡的计划。同时,为了阻止鹿儿岛政府将军火库里的大量武器弹药运往大阪,学生们袭击了陆军的军火库。得知此事的西乡大惊:不好,竟然变成这样。

其实军火库里只有旧式枪械和子弹,而且仓库里的弹药全都进了水,也就是说,学生们中了新政府的圈套。西乡紧急召集学生商量对策,但是他们却提议西乡应该举兵,西乡说,那我就跟你们走一遭。就这样,1877年,西乡50岁,西南战争爆发了。可是,他却采取了令人难以理解的行动,没有从海陆双线直指东京,而是选择进攻熊本城。而且,攻城的西乡军只有一万三千人,守城的政府军有三万七千人,根本毫无胜算。西乡本来就不想开战吧,或者说不想打赢。但是西乡深感引发战争的责任,认为最终只有靠性命来了结这一切。有一种美学叫为名誉而死,决定为此干脆地赴死。

不出所料,熊本城没有攻下,西乡军返回鹿儿岛,于城山固守。9月24日,西乡决意下山,展开最后的总攻,结果大腿中弹,随后兵败自杀。西乡隆盛的一生到此结束,享年50岁。西乡因尊奉古道,而受人爱戴,也因尊奉古道,而导致毁灭。西乡的精神成了楷模,但他的人生又变得神秘,留下传说,成为日本人的精神支柱。

明治天皇非常喜欢西乡,据说两人在明治年间,经常结伴,四处旅行。还有,在相扑比赛中,第一次战胜明治天皇的,据说也是西乡,当时,西乡可是彻底打败了天皇,他从来不说“陛下,所向无敌”这类阿谀奉承的话。正是西乡这种性格,他同明治天皇成了交心的好友。西南战争后,西乡背上了逆贼的污名,但是,欣赏西乡人格的明治天皇,在他死去的12年后,1889年,颁布日本国宪的同时大赦天下,为西乡洗去了污名,然后在上野公园建立了西乡隆盛铜像。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西乡隆盛冷酷的一面
0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名言警句

师夷长技以制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历史年表

分类目录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