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哥儿(少爷)中译版本比较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哥儿(少爷)中译版本比较
0

我为了生性莽撞而吃尽了亏。记得念小学时,我从学校校舍的二楼跳下来,弄得整整一个礼拜起不来。也许有人奇怪,我为什麽会做这种莽撞的事,其实说开来也没什么了不起,只不过因为当时有位同学,看我在新建的二楼往窗外探头,便开玩笑地对我说:“你这个胆小鬼,再神气也不敢从二楼跳下去。”他有意戏弄我,我却真的跳了。当工友将我背回家时,父亲睁大了眼睛,讶异地说:“那有人从二楼跳下而站不起来的。”我回答说:“下次我跳时,会站起来给你看。”

一位亲戚送我一把西洋刀,这刀在美丽的阳光下,闪闪发光,我的朋友看了说:“亮是亮啦!可惜不利。”“怎么不利,什麽东西都切得下,我可以表演给你看。”“好吧!那就切你的手指头看看。”我不服气地说:“手指头算什麽,我切给你看。”于是,我就真的伸出自己的手,在拇指的指甲上切了下去,幸亏刀子小,手指的骨头又硬,所以这节拇指至今还留在我手上,但是这疤痕却永远无法消失。

——竺家荣(《少爷》)


由于亲娘老子传给自己的鲁莽性子,打小时候起就净吃亏。读小学时,曾经从学校的楼上跳下来,摔伤了腰,躺了一个星期。也许有人问:“干吗要那样胡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因由,当我从新建的二层楼上向下探头探脑的时候,同班一个学生开玩笑地喊着:“别那么飞扬跋扈,谅你不敢从那儿跳下来。胆小鬼!”校工把我背回家时,父亲瞪起大眼,骂道:“傻瓜,哪有从楼上跳下来摔伤腰的!”我回答:“好吧,下回跳个不摔伤腰的给你看。”

一个亲戚送我一把西洋小刀。我当着朋友们的面,把雪亮的刀刃在太阳光下晃了晃。一个人说:“亮是亮,就是不能切东西。”我下了保证说:“怎么不能,不管什么,我都可以切给你看。”他说:“那么,就拿你的手指头试试吧。”“那好办,一个指头算得了什么。”说着刀子早从右手的大拇指指甲斜着切进去了。幸好,刀子小,拇指的骨头硬,所以直到今天指头还连在手掌上。不过那伤痕到死也不会消失。

——陈德文


俺爹传给俺的蛮干脾气,使俺从小就没少吃亏。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俺从学校的二楼上跳下来,挫伤了腰,足足躺了一个星期。也许有人会问:“为啥干那种傻事儿?”其实,也没啥了不起的理由。当时俺从新盖的二楼向外探头,一个同班同学便逗弄俺说:“不管你怎样吹牛,总不敢从那儿跳下来吧,你这个窝囊废——!”当学校的工友将俺背回家来,俺爹瞪大了眼睛说:“天下哪有这样不争气的东西,大不了从二楼跳下来,就挫伤了腰的?”俺回答说“下次,俺再跳一回给你看,保证伤不了腰!”

一位亲戚,送给俺一把西洋造的小刀,俺在日光下晃动它那闪闪发光的刀锋,显示给同学们看。有个同学说:“亮是亮,可未必削得动东西呀。”俺马上保证说:“怎么能削不动东西?管它什么,削一下给你看!”同学提出:“那好,削一下你的手指头看!”“这有什么,手指头也不过如此!”说着,俺就朝右手大拇指的指甲斜着削了进去。幸亏小刀很小,加上大拇指的骨头又硬,所以,大拇指至今还留在俺的手上,可是伤疤却到死也去不掉啦。

——刘振瀛,吴树文


我是个天生的冒失鬼,从小就总是吃亏。上小学时,曾从二楼教室一跃而下,摔伤了腰,痛了一个星期。也许有人问,何苦如此胡来,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理由:我从新建好的二层楼上探头下望,一个同学开玩笑,说我再逞能也不敢从上边跳下来,还大声起哄笑我是胆小鬼,仅此而已。事后工友背我回家,父亲瞪起眼睛,说:哪有你这种家伙,从二楼跳还能摔坏腰!好,我说,下次跳个不摔腰的给你看。

我从一个亲戚手里得了把进口小刀,把光闪闪的刀刃冲着太阳晃给同学看,其中一个说:亮倒是亮,只怕切不了东西。我当即保证说哪有不能切的,什么都能切!对方随即提出:那么就切你的手指好了。手指?这还不容易,你看着!我对着大拇指斜切下去。幸好刀小,指骨又硬,大拇指至今还连在手上,只是那伤疤此生此世算消不掉了。

——林少华


我天生一副亲娘老子给的炮筒子脾气,一点即着。就为这个,打念小学那会儿起,没少吃过亏。

念小学那会儿,我从学校的二楼跳下去过,结果一整个礼拜直不起腰来。或许有人要问了,干吗这么不要命呢?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那天我在新盖的二楼上探头探脑地张望,有一个同学撩拨我说:“你威风什么?再威风,也不敢跳下去吧!”紧接着,别人就开始“胆小鬼!胆小鬼”地瞎起哄。一见如此,我就一咬牙一跺脚,跳了一个。

校工背我回家时,我老爸瞪大了眼睛呵斥道:

“跳个二楼就直不起腰来啦?没出息的东西!”

我立马顶了他一句:“你等着,我下回跳个直得起腰的给你看!”

有一回,一个亲戚送了我一把西洋造的小刀。我对着阳光给伙伴们看那漂亮的刃口。有个小子偏要跟我抬杠,说:

“看着倒是光亮亮的,可中看不中用,切不了东西。”

我一听就火了,说:

“怎么就切不了东西了?什么都能切!”

“那切你的手指头试试。”

那小子存心挤兑我。

“怎么着?不就是切个手指吗?瞧好了!”

说着,我往右手大拇指的指甲上斜着切了一刀。幸好那刀子毕竟太小,而我的手指骨又很硬,所以大拇指至今还连在手上呢。不过,这道伤疤许是到死都褪不掉的了。

——徐建雄(《少爷》)


(内容待续)

——开西(章克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名言警句

师夷长技以制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