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

宛如飞翔每集开场白(第一部分 幕末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宛如飞翔每集开场白(第一部分 幕末篇)
0

第一回 萨摩藩御家骚动

第二回 新藩主入国

公元1600年,庆长5年,关原之战,此时追随丰臣的岛津义弘败给了德川家康。但是在战败的大名中只有岛津氏领地不变,有人说是因为家康对南国之雄岛津氏感到敬畏的缘故。然而在251后,岛津齐彬上任后,岛津家的立场就完全改变了,以德川家最后一张王牌之姿,担任了萨摩藩藩主,但是其生父齐兴却仍然健在,并打算让侧室由罗之子岛津久光当继承人。以宽广之心看待世界的齐彬和保守的齐兴间形成了对峙的局面。危及日本的国政和藩内的派系斗争,这种内忧外患的难题正等待着新藩主齐彬来解决。

第三回 命运中的女人们

西乡吉之助,也就是日后的西乡隆盛,一百六十多年前,在穿过鹿儿岛寺内上月川的加治屋町出生,而加治屋町也是一个下级武士之家的地,这名下级武士的家里十分贫穷。西乡隆盛的家里有七个小孩,是个有11人的大家族,所以在生活上想必很辛苦。从西乡家步行约两分钟,就可以来到他的好友大久保正助,也就是日后的利通所居住的地方。在加治屋町里有名的并不是只有这两人,崇拜吉之助并接受其指导的年轻人中有日本陆军创设者大山岩,在日俄战争中击败太平洋舰队的东乡平八郎,许多军人及政治家皆在此地诞生。在西乡26岁,大久保23岁的时候,要如何改变这时代的潮流?这两人还有住在这里的年轻人,根本没人知道。

第四回 黑船来了

从萨摩、大隈、日向三国当中继承七十二万八千二百石。嘉永4年(1851),岛津齐彬被任命为萨摩藩主。此时美利坚合众国的领土终于扩展到太平洋侧了,因此为了取得可成为橙油燃料的鲸油,派出捕鲸船至太平洋上。为了船队的补给基地,和取得横断太平洋航路的中继点,美国将目标放在日本上。另一边,已结束产业革命的英国,法国,由于市场需求扩大,都计划着从中国进出日本。俄罗斯为了进入东方,也觊觎着日本。太平洋上的岛国日本仍打算锁国之际,有着近代军事背景的欧美诸国,已经逐渐向日本逼近了。

第五回 前往江户

以坚强的意志力和果断的行动力著称的萨摩武士,是因为萨摩藩独特的“乡中教育”所造成的。一天8小时中,被称为二才一直到青年期都在地区中向年长者学习的教育。来看看5岁到9岁的少年的一天吧,早上六点吃早饭前,先往年长的同伴家中接受讲习;早餐后进行相扑或跑步等运动,也就是现在的体育;十点开始将早晨所学知识背熟,并加以复习;在自由时间之后的下午约四点开始的则是武术练习。在学制尚未建立的江户时代,通过这种独特的教育方式,培养出萨摩武士强韧的身体和不屈的精神。

第六回 庭方役拜命

第一次离开萨摩的西乡吉之助,在安政元年(1854)3 年6日到达了江户,将原本需要50日的路程缩短到了40天,对注重形式的大名行列而言,这场旅程的确很赶。为什么岛津齐彬非这么十万火急不可?对当时的齐彬而言,逼近日本的危机让他感到相当沉重,幕府对海外各国的同等交谈能力,防卫能力和基本外交知识几乎没有。和外国建立同等地位才是当务之急,齐彬心里是这样想的。然而在幕政改革上最为重要的是将军位于最高点,下面的大名和诸侯才能开始行动。处于江户的齐彬为了收集这些情报,进行了相当多的活动,也让吉之助担任一些要职。

第七回 笃姬出嫁

警醒和平之世的蒸汽船,仅仅四艘就让人夜不能眠。嘉永6年,美国军舰忽然出现,佩里现身于日本,在锁国中沉睡的日本突然被惊醒。这时出现了各种议论并陷于恐慌之中。当时的老中阿部正弘为了要解决此事,从大名到城里人共听取了700人的意见,其中有开国并学习外国技术加强日本国力的意见,也有认为如果开国,日本将变成任由外国处置的局面,因此坚持必须要继续锁国政策,两方的意见完全对立。将军德川家定身体病弱,但是时代的潮流却逼迫着日本做出开国或是攘夷的决定,幕府陷入困境中。

第八回 异变的预兆

策划笃姬和将军家的婚礼一事的齐彬和阿部老中,为了要跨越此次的难关,两人都认为下任将军必须要有相当的判断力和指导力,从德川家被挑选的二人中,一桥庆喜的生父德川齐昭是个相当固执的人物,利用将其子推举为下任将军之事,齐彬们想要取得水户藩的信赖。但是以谱代大名·大奥为中心的反水户·萨摩联盟已经形成了,将日本大名卷入这场德川家的最后一场御家骚动。

第九回 大老·井伊直弼

井伊直弼,其领地位于彦根,井伊家代代职责为监视朝廷的京都守护职,但事实上也监视着岛津或毛利等西国有力的大名们,且被赐予三十五万石,为谱代大名中最高的。直弼身为井伊家第14男,过着毫无前途可言的青春时代,但在32岁的时候成为其兄长的养子实属非常幸运。现今似乎为了要一雪前之怨气,将这股气势转移到幕府上,而这样的直弼和岛津齐彬间的冲突也是无可避免的。以世界全局观来看待日本的齐彬,对直弼而言,简直就是威胁德川家危险人物,两人之间决不妥协,两人的对战已准备开始了。

第十回 齐彬出兵计划

维持了二百六十多年的德川幕府,在其支配体制中以将军为首,成为一个相当坚固的体制。其中持有二万五千石以上的谱代大名被任命为老中,由四五人构成统括大目付或町奉行,是幕府政治的最高职位。但是偶尔也会有超越老中的职务出现,是谓大老。大老是从拥有十万石以上的谱代大名中在危机产生之际而任命的,也是辅佐将军进行国务,因为并不是常任职位,故在二百六十年间也只有过13名。大老在幕府的权利之大,就如同字面上所看到的一般,现今第12名大老井伊直弼已经登场了。井伊主张要强化幕府政治,但其政策却已经比潮流太晚了。

第十一回 大狱的暴风雨

岛津齐彬致力于为日本开创新局面,但却壮志未酬身先死,实在可称为一名伟大的君主。20世界末才被发现的齐彬的遗书,里面记载了他所担心的事情。齐彬建立了一间相当大的近代化工厂,名为集成馆,这里有被称为十文字法的大炮,电信机,瓦斯灯,还有照片等。但是齐彬担心的事却发生了,这项大志在他死后马上就被终止了。齐彬之父齐兴以藩内财政为由,下令废弃那些工厂。如果齐彬大业未被中止的话,那萨摩藩的明治维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但就是因为这项事业被废除了,西乡隆盛等萨摩藩士的不满也逐渐积累,这也是让他们更为团结的原因之一吧。

第十二回 吉之助落水

幕末僧侣月照是京都成就院的主持,以勤皇僧侣的身份在京都活跃着。1813年在城里出生的月照是名大夫之子,15岁时循入空门并于23岁时成为成就院的主持。因为他花上数日巡视过城内,所以也培养出他的思想和行动力。月照因为诗歌的缘故,常常出入近卫家。当时近卫忠熙主张公武合体并致力实现,而这时代公家和武士是被禁止参与任何有关政治的活动的。月照利用自己成就院主持一职,将近卫家和萨摩藩的距离又拉得更近了。但是大老井伊直弼的镇压行动,也波及到了月照,最终他逃离京都,打算和西乡一起前往萨摩

第十三回 正助的布局

鹿儿岛以南四百公里,奄美大岛的冬天平均气温15度,这座温暖又有丰富资源的岛屿,对萨摩藩来说就是座宝岛。甘蔗属禾本科的南方植物,甘蔗所制成的黑糖,给萨摩藩带来巨大财富。幕末的大阪市场上所流通的黑砂糖,有一半是奄美大岛所产的。萨摩在大阪市场里的稻米产量,一年约6000两,但是黑砂糖的一年产量为250000两,实际上约为稻米产量的40倍,为萨摩实施维新提供了丰厚财力,还有购入武器和制造新型大炮的资本。吉之助现在来到了这座宝岛,心里想的却是海的那一边的萨摩、京都和江户。

第十四回 樱田门外之变

鹿儿岛大学所保存的岛津久光的藏书,包括亲笔写的史书约有16000本,以此可以了解久光有多旺盛的求知欲。为何久光为如此努力地学习呢?岛津久光是第27代萨摩藩主齐兴和侧室由罗所生之子。江户商人出身而带有自卑感的由罗以当上藩主为前提教育久光,可是江户有正室所生的嫡长子齐彬。在江户长大成人的齐彬顺利当上藩主,所以由罗计划并没有成功。久光对被称为三百年难得一遇的英才齐彬有着强烈的敌对意识,于是为了不输给齐彬而拼命学习。齐彬与齐兴父子死亡后,久光的儿子茂久继任为藩主,久光身为藩主父亲,便以国父的身份掌握藩政实权。幕后为实质藩主的岛津久光,不断寻找机会打进中央欲改革幕府朝政。久光的时代终于来临了。

第十五回 南国之女

20世纪末发现的绘卷,现藏于彦根藩博物馆,画上描述了樱田门外之变前晚到事变之后上下两卷绘卷,不仅描绘出了起义的浪士,也描绘出了彦根藩士的姿态,浪士当中身亡的有一位,自杀的有四名,自首的八人被处斩。但对于在江户城内,暗杀当时幕府最高权力者一事,幕府对浪士所属的水户藩和萨摩藩没有做出任何处分。浪士的目标正是井伊直弼的项上人头,但对于此事幕府的对应,对志士们来说反映出幕府的懦弱。虽然当时公认幕府为绝对权威,但以此事为转机,志士们突然开始认为幕府不足为惧。

第十六回 吉之助归来

安政元年,仰慕藩主齐彬的年轻萨摩藩士们结成的诚忠组,当时除了吉之助以外,都是没有见过藩主齐彬的身份低下的武士。之后七年,诚忠组樱田门外之变牺牲了有村兄弟,但就像要补起那个缺口一样,年轻的力量也渐渐地茁壮。代替吉之助统合诚忠组的大久保一藏,最后担任了御小纳户役的要职,与藩的政策有很深的关联。以前在野的诚忠组,让萨摩藩庞大的军事组织运作起来;但也有不靠藩的力量,想要靠自己力量的人,诚忠组的集结逐渐崩坏。萨摩的京都出兵已经决定,现在大久保一藏等待的只有诚忠组的首领西乡吉之助的归来。

第十七回 同士讨伐

京都的气氛开始沸腾了,因为尊皇的志士们先后来到京都的缘故,志士们互相拜访并进行情报交换。以萨摩藩固定的落脚处为名的伏见寺田屋,由于淀川是连接京都和大阪的之河,故附近有许多船宿,志士们首先一定在这附近休憩,还有东海道和三条大道附近一带也是,以池田屋为首的旅店相当的多,此处也是志士们入京之处。原本江户时代京都城里的武士十分稀少,在幕末时却激增。例如在文久2年入京的大名约40人,不管是哪个藩皆有一千人左右的家来,所以只靠藩邸是无法容下这么多人的,于是向附近的寺院借宿,当成临时的住宅。公家之町京都已经变成武家之町了,而操作这时代的巨大能量已经蓄满了,岛津久光也朝往京都前进了。

第十八回 公家攻略策

五百日元的岩仓具视,在公家里原本身份低微,他是如何出人头地的呢?首先为了提高在朝廷的发言权,他通过歌道接近鹰司关白,以佩里来日一事为契机,以诉求恢复朝廷之权威而成为侍从;再加上其妹为孝明天皇之女官也有些助益。在认同日美通商条约的九条关白面前,带领公家中的反对派一共88人一起参上,为了不承认勅许的天皇而拼命更改决定,从而得到了天皇相当大的信赖。在井伊大老死后,为了公武合体而致力于将孝明天皇之妹和宫下嫁给将军家茂一事,成功地让天皇得知自己的忠义,终于在文久2年稳固了自己在朝廷的地位,并且和进入京都的久光合作,策划强化朝廷之实权的事,现在岩仓成了朝廷事务中不可或缺的关键人物了。

第十九回 斩杀外国人

一百多年前,这座城市在动荡中的日本诞生了——原本是个小渔村的横滨在安政6年,划为外国人居留地的时候开始,命运就大为改变。幕府当初的想法是把外国人隔离在这个东海道之外的穷乡僻壤,但他们却很快地得到了可以在广大土地上自由移动的权利。从报纸到冰淇淋,虽然人口只有数百,却建立起拥有完整机能的城市。外交官和商人们通过武器弹药和军舰,左右幕府末期的走向。但在这个城市之外,袭击外国人的事件却相继发生。当时横滨的流行是骑马,之中被认为安全的是东海道,经由生麦村到川崎。

第二十回 萨英战争前夕

吉之助受到久光的怒气波及,再次被流放远岛了,这个岛是奄美诸岛之一的冲永良部岛,方圆五十公里,是一个被珊瑚礁包围的小岛。如今利用此岛的温暖气候,栽培的观赏花卉行销全国。从鹿儿岛到奄美大岛需要五百公里,在更南边的九十公里处就是冲永良部岛,在冲永良部岛及奄美大岛之间的德之岛就是吉之助和爱加那悲伤离别地。在岛人不能自由来往的那个时代,分开的两人之间的距离比实际的距离更加遥远。冲永良部岛从以前就是个繁花盛开宛如乐园的岛屿,也栖息着许多蝴蝶,还有漂洋过海飞到本海的蝴蝶,吉之助是已怎样的心情看待那种蝴蝶呢?

第二十一回 庆喜的背叛

文久2年久光一行人杀死英国人之事,后来被称为“生麦事件(1862年8月21日)”。英国在取得幕府十万英镑的赔偿金之后,又向萨摩藩要求二万五千镑和对施暴者处刑。对英国所提出的要求置之不理的萨摩,1863年6月27日七艘英国舰队现身在近郊湾上,这消息由火立番所纲马上就传到鹤丸城了。萨摩军的兵力以在齐彬时制造的80镑炮和水雷为主力,在冲小岛附近放置水雷,在樱岛、鹿儿岛沿岸设置炮台,但是炮弹的射程只有一公里之远,相反英国的军舰却是拥有四公里射程的长炮装备,而且数量也远在萨摩之上。7月21日,在台风接近时,战斗打响了。

第二十二回 满腔热情

成了幕末志士活动据点的京都,尊皇之风浓厚的城里的女性们支持着志士们,有着弯曲小路且在八阪神社附近的祇园是个十分适合躲藏的地点。从新选组下逃出的志士们则在这些女子身上获得安定,月形半平太是为维新四处奔走,且和美丽女子陷入爱河的典型代表;长州的桂小五郎和艺妓几松的罗曼史也是相当有名的。为了藏匿被新选组追杀的小五郎,几松使用了让天花板落下的陷阱,趁追兵进退两难之际,让小五郎能从地下通道逃走。因不支持攘夷而被孤立的萨摩志士们,也曾有过因为京都女子而忘了当下的事。志士们也不知道自己会在何时何地被新选组或幕府追兵给杀了,每个人都处于极度紧张之下。

第二十三回 龙马和海舟

在朝廷内吹起攘夷之风的长州藩,对此有危机感的公武合体派萨摩藩和会津藩企图反击,在文久3年8月18日的政变,将长州追讨到京都,害怕被称作朝敌的长州藩,带着激进的攘夷论三条实美等七位公家离开京都。回到长州的攘夷派藩士们之后将藩的方针一分为二:进行对外贸易让藩国富强,是桂小五郎和高杉晋作等富国强兵派;另一方面是回到京都挟持天皇的久坂玄瑞,来岛又兵卫领导的急进派。在京都的参预会议决裂,主导权摇摆让政权混乱,此时长州的急进派潜入京都,等待权威恢复的机会。

第二十四回 新的契约

长州完全的孤立:海上有外国舰队的炮击,陆上被征长军包围,救回濒死的长州的是西乡吉之助。长州藩本来为家臣团的集团指导体制,这个时候是由稳健的保守派握有藩内实权,但藩内过激的尊皇攘夷之声仍然高涨。随着征长军的撤退,高杉晋作及桂小五郎的尊攘派崛起,再度握有实权。被禁门之变击溃,与外国作战也战败,与征长军战斗也失利的长州,在苦难中舍弃了原有的过激的攘夷思想,再度扬起倒幕的旗帜,这时以桂、高杉为中心的长州藩重生了。

第二十五回 萨长同盟

元治元年,英美法荷四国,在攻击下关之后,各自采取了不同的对日政策,荷兰已经失去以往势力了,美国因为南北战争仍在进行中,所以也无法采取积极的对日政策,在幕末时代引领对日外交的是英国和法国。首先英国重视和雄藩之间的关系,对此事相当有贡献的是英国商人哥拉巴,特别是为了筹备和幕府对战的长州藩,在下关从哥拉巴处大量走私购入武器。另一方对抗英国的法国则是派驻日公使罗希接受幕府,采取强力支持幕府。庆应元年5月,在罗希的交涉下,决议四国间不能干涉内战,并且严禁在下关的走私活动,因为这个决定导致长州在现实面上陷入经济封锁的困境,但此时却出现了守护长州的救世主,就是坂本龙马。

第二十六回 讨幕之道

德川在三百年时走向了灭亡,赌上幕府威信的第二次长州征伐,幕府以大败收场。十万幕府军从四面八方进攻长州,长州军不满五千,但打算保卫家乡的士兵志气高昂,加上被称为天才的军略家大村益次郎崭露头角,他指挥的游击队打头阵在各地捷报频传。此时大阪城中的德川家茂突然病死,消退了幕府军的战意,一桥庆喜成了幕府最后的手段。十年前吉之助们热情希望推举成将军的庆喜,非常讽刺的,终于在成为萨摩最大的敌人后实现了。庆应2年8月,庆喜接下了德川宗家,但却坚持拒任将军,沉默不动的庆喜眼里,到底看到了什么呢?

第二十七回 王政复古

萨摩终于拿到了倒幕的密勅,但是大政已经奉还了,倒幕的计划在此也行不通了。吉之助和一藏为了取得倒幕密勅而在公家活动着,但是在朝廷内的公家以保守派的意见占大多数,而支持有莫大财力和出类拔萃的幕府之人原本就不少,庆喜更从法国得到军事支援,打算让实权更加强大,简直就是以日本为担保来维持幕府的存活。吉之助在跳着“这样还不错啊”的舞蹈的庶民当中,感受到了大家欲想要改革的热情,倒幕根本就是天命啊。

第二十八回 江户开城

鸟羽·伏见位于京都南方的平原处,淀川、桂川、宇治川等数条河流交错而过,是陆上水上交通汇合的重要地点。庆应4年1月2日,为了讨伐在京都里的萨长军而离开大阪城的幕府一万三千大军,驻地在鸟羽,而会津藩等则是在伏见的街道,由这两条路前往京都出发。根据当时的画册,描绘了会津军队跨过淀川,进入伏见地区的样子。从大阪利用船只,将大量士兵送往鸟羽·伏见路线,对幕府军而言是前往京都最适合的路线。但是对另一方萨长军而言,鸟羽·伏见的河川是防止幕府军侵入的要塞,想要在这桥上攻打幕府军,还有急着前往鸟羽的幕府军,还有急速成长的萨长土佐的军势,鸟羽伏见之战正要开始。

第二十九回(第一部最终回) 维新成了

应该广发会议来做决定,庆应4年3月新政府颁布五条誓文对内外明示了基本方针。新政府被称为太政官,虽是奈良平安时代的故称谓,内容却是模仿美国的三权分立,支撑此政权的岩仓、桂、大久保,负责对新政府的指示,帮助国内外事务。古太政官之名是偏向国内的保守派,三权分立则是偏向开明派和对外国的表示。但是,刚成立的新政府没钱,江户的西乡在攻打旧幕府军的最前线,为了支援西乡,在京都的大久保为了筹集资金与确保人才而奔波,战争还没结束。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