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

宛如飞翔每集开场白(第二部分 明治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宛如飞翔每集开场白(第二部分 明治篇)
0

第一回 飘摇的新政府

走过动荡幕府后期的西乡和大久保,因两人的活跃打倒了德川幕府,开启了新时代。但明治政府想要建立一个史无前例的新国家,尚没有足够的财力和武力。新政府推动版籍奉还,也就是由旧藩士手中把版(土地)、籍(人民)归还给政府,以确保财政的基础。但实际上地方还是由旧藩士支配,和幕府时代并没有什么大改变。新政府由首班格的三条实美,辅佐役的大纳言岩仓具视,参议的木户孝允、大久保利通,还有从欧洲视察归来的西乡从道组成。新政府的实际中心人物大久保利通,觉得新的大变革是必要的,大久保最依赖的西乡隆盛,此时却身在鹿儿岛。

第二回 决意的旅程

幕府末期民众对新政府的期待与不安,在各地以“这样也好”的乱舞方式表达了。由一揆的发生件数看来,幕末和天明、天保并列极端的多;但即使进入明治时代,一揆的件数并没有减少,米的价格也没有降。相信有新政府之后,人们期待这世上可以迎接光明,这样的期待被背叛了。缺乏资金的新政府,对于农民的课税并未放宽。就这样对大政的愤慨,即使到了明治,一揆的声势在全国扩散了。明治3年,在松代有七万农民的骚动,日田地方也有一万人的暴动发生,传闻是藩的士族所领导。新政府害怕士族团体和治世一揆结合,会形成更大的反乱,大久保及木户们赌上新政府的存亡,寻找打开危机的一线光明。

第三回 苦难的大变革

敲敲看剃半发的头会听到笨蛋的声音,敲敲看散发的头会听到文明开化的声音。幕末,福泽谕吉首次将civilization翻译成文明开化,明治初期,以这个名词为基准,日本的风俗习惯起了大变革:服装改为洋服,是否要携带象征武士的刀也是个人自由,这和之后的废刀令有关联。不吃牛肉的人没有资格谈文明开化,不断发的人不能就公职,多数男人都在迷惑中舍弃数百年来的传统,但却在女性中出现了自己决定散发的人,因为太过矫枉过正,所以政府连忙地禁止,新政府希望将国民的意识大胆的改变,期望在此能够将日本的政治制度做一百八十度的大变革。

第四回 活祭用的牛

为了能转换成近代化的国家,日本正苦于其蜕变之中。为了迈向中央集权国家的政府,毅然决然地实施了废藩置县,为了活用这制度,中央政府也对以往的制度作了改革,更强力的官僚制度便产生了。太政官被分成了三个立法机关,且设立的政院,以木户为首的参议开始进行运营。为了整备兵制而设立了兵部省,命山县有朋为兵部大输一职。负责条约改正的外务省,在此岩仓成了外务卿,而大久保成了大藏卿,如此一来在大藏省里集中了各个权限,在整备制度上也非常地容易,然而西乡和木户皆在参议里,成为了新政府的中心,但是却突然产生了许多的弊病,日本将会有大规模的变动发生。

第五回 欧美视察团出发

明治初期,政府苦于通货统整当中,新政府印发了两种面额的纸币。但是另一方面,幕府时代的货币和纸币也同时流通着,所以市场上极为混乱,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政府在明治4年时制定了新货条例,以黄金1.5克为一日元的新货币单位,日本圆也因而诞生了。为了制造新货币,在大阪建立了铸币局,铸币厂在当时是最具西洋设备规模的日本第一座大工厂,这间工厂也同时制造这煤炭和硫酸等物,西洋技术移植也是在此时开始的,除了生产货币之外,其他的也全面迈向现代化,为了赶上各先进国家,所以日本也必须导入西洋技术才可。

第六回 留守政府分裂

明治4年11月12日,明治政府最初的大事业遣外使节团从横滨出发了,主要成员有全权大使岩仓具视,副使木户孝允和大久保利通,伊藤博文,山口尚芳等约50人的大使节团,还包括女留学生。使节团的目的是交涉条约改正,并调查欧美诸国的制度,文物封面,传达在条件谈妥之前交涉无限延期之事,要各国放弃在幕末缔结的条约中的治外法权和关税自主等不平等条约,其改订期限在隔年的5月26日。12月6日,使节团在三藩市登陆了,在十五发欢迎礼炮中一行人感受到了热烈欢迎,感受到第一次接触西洋文明的一连串惊讶,明治5年1月22日,抵达首都华盛顿,受到美国总统的接见,但与盛大欢迎背道而驰,使节团原本的目的完全没有达成。

第七回 破裂弹中的午睡

岩仓使节团最重要的使命,将不平等条约改订之事以失败收场。为了要达成另一个调查西洋文明的目的,一行人前往欧洲,参访了英国、法国、俄罗斯等11个国家,带着异常热切的心情调查,也得到了很大的收获。以英国为例,和日本一样是岛国,为什么可以以繁荣为傲呢?去了很多工厂的大久保,吸收了日本的殖产兴业该有的样子,并将此成果写在给西乡的信中:“我知道英国富强的理由了”。大久保在此次视察当中开始觉得对日本来说,吸收西洋文明是必要的不可缺少的,但这样的想法却让他与留在大洋彼岸的西乡之间,产生了鸿沟。

第八回 遣韩大使志愿

明治4年12月出发到欧美的岩仓使节团,当初预定是十个月,但却花费了两年,其间担任国政的是留守政府,成员以西乡隆盛为首,还有板垣退助、大隈重信、山县有朋、江藤新平等。留守中虽然被交代不能做什么的留守政府,但被逼迫要应对废藩置县之后的动荡时代,渐渐进行了日本的近代化,新桥到横滨间铁路的铺设,还有为了近代化,国家应该积极进行对于国民的教育,所谓学制,还有不仅是士族,国民皆可当兵的征兵令,还有完全打倒封建土地制度的地租改正条例。政府中枢半数以上游外期间所实行的许多近代化政策,虽说是顺应时代潮流之事,但决断地执行这个政策却让留守政府与已经看过欧美的之间产生严重的对立。

第九回 大久保的决断

明治时代是否应该征讨朝鲜的征韩论沸沸扬扬。日本与朝鲜的邦交在幕府时代,只是在朝鲜和对马藩之间,釜山附近有简单的贸易。明治元年新政府虽通过对马藩发布了王政复古的通告,但因其中有将明治天皇置于朝鲜国之上的言语,所以朝鲜没有受理这份通告。木户孝允几次要求朝鲜改善却没有回应。当时朝鲜是在大院君掌握政权的锁国时代,对于被美法舰队占领的江华岛的朝鲜而言,至今的锁国是为了防御,朝鲜对于日本的侵略十分警戒恐惧。明治4年完成废藩置县的新政府,以对马藩灭亡为契机,强势地接受了草梁倭馆,开始秘密贸易,当然朝鲜会反弹,将此认为是侮辱日本新政府,认为应该征韩的议论渐渐高涨。西乡隆盛为此感到忧虑。

第十回 两雄对决

摇摆在韩国大使派遣问题一事的明治新政府,除此之外也有其他的紧急外交课题袭击日本。桦太在修好条约中,为日本与俄罗斯的共有土地,这个时期俄罗斯很积极地派很多人去去桦太,那些人口大约是日本人的两倍,俄罗斯兵等的杀伤事件频发,当地治安十分糟糕,对于俄罗斯进出,英国公使巴夏礼也提出警告,说不仅是桦太,北海道也很危险。代代皆为清国及萨摩藩的琉球国,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动。事件契机是明治4年琉球人54人被台湾人杀害,事件后新政府给琉球国王贵族的头衔,将琉球国变成琉球藩,囊括进日本领土,与清国敌对,新政府在南北皆有很大的课题亟待解决。其中朝鲜问题让新政府内部的对立急速加深了。

第十一回 西乡下野

明治6年,政局内急速升温的朝鲜问题,让意见分为两方,一方是以西乡隆盛为首,希望去朝鲜国谈判解决问题,与其对立的是认为时机尚未成熟的大久保利通等人。西乡及大久保的意见互相反驳,但不管两人的想法如何,这个讨论包含着许多的想法,反对中央集权官僚政治的板垣退助,以此为机会认为必须改革政府,江藤新平则想利用此机会击溃萨长,燃起亲手创造出法治国家的野心,朝鲜问题因日本国内的权利斗争而改变了本质,人们的思考旋涡变成了一个时代的旋涡,关联着大规模的政治再编。

第十二回 东京政府孤立

代表日本的繁华街,银座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治元年,在明治维新动乱之下人口减少直三分之一,为了重振东京的第一步都市计划,就是大藏省所策划的银座炼瓦街计划,在新桥和日本桥这交通的重要地点中间,而且离外国人居留地也相当近的银座,开始建立像伦敦、巴黎一般的城市。明治6年创造出了近代的炼瓦街,只可惜对当时尚未习惯西洋风的人而言,银座绝对不是个适合居住的地方,据说洋式建筑几乎都是空着的,但是锦画上清楚地描绘出银座繁荣的样子,在日本和外国各地也流传着。迟滞无法前进的国内政策,还有无法改善的不平等条约,对东京政府而言,宣传首都的繁荣之事,是目前最不可欠缺的。在东京的一角里闪闪发光,且象征着文明的银座,这光芒同时也代表着东京政府的苦恼。

第十三回 佐贺之乱

肥前佐贺藩在幕末时已拥有近代化的军队,在名君锅岛闲叟的治理之下,藩内有反射炉并建造者铁路,还制造了当时最新型的长型大炮。闲叟对藩外的事物采取不干涉的态度,连讨幕运动也未积极参加,但是再萨长的热心劝诱和时代的转变之下,自上野战争后开始加入倒幕战场了,而其近代化的兵器充分发挥了威力,在战绩方面也有着相当大的战功,但是因为比较晚走上维新一路,而在新政府里有着萨长土肥一词,常常位居最后,能取得高官职位的人非常少,藩内也充满了不满的声音。在这其中能说得上出人头地就只有参议江藤新平而已了,但是江藤却在政治斗争中输了,下台,然后回到了佐贺,对新政府相当不满的佐贺士族们,以江藤为首,目标放在了第二维新上。

第十四回 各种各样的萨摩

尽管镇压佐贺之乱和江藤新平的死刑,也无法抑制士族们反抗新政府的心意。明治政府为了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所以实行了之前就计划的台湾出兵,明治7年2月岩仓、大久保和大隈们下了决定,原本要出兵到台湾就是因为漂流来到台湾的琉球船员被台湾人所杀害一事为导火索故而计划的。为了出兵台湾,所以必须要让被杀害的琉球人成为日本国民才行,因此政府将参内的琉球使节命名为琉球国的琉球藩王。明治7年陆军中将西乡从道被命为台湾出兵的负责人,但英美政府对擅自出兵之事提出了异议,从道还是领着3650名日本军从台湾南部登陆,而且在半个月就压制了。但是清国政府的姿态十分强硬,故外交上很难实行,抱着和清国引发战争的觉悟的大久保,在一个半月强力的交涉之下,终于将这问题以和平方式解决了。

第十五回 士族爆发

为了富国强兵促进产业发展,大久保实施了接二连三政策,但这些重大变化在以士族为中心的国内产生了相当大的反抗。明治7年1月,由板垣退助提出的民选议员设立建白书刊登在报纸上,向政府提出直接的批判,主张纳税人的参政权,这在各阶层国民里都产生了议论。在士族当中成岛柳北、末广铁肠、福泽谕吉等提倡反政府之人逐渐产生,特别是大久保尽全力推进的地租改正事业之际,农民们开始引起动乱,再加上士族们的不平,反政府的动作逐渐扩大了。大久保在明治8年6月发布了新闻报纸条例和诽谤律,决心要对言论进行压制,许多编集者皆被逮捕。对于为了抑制反政府势力的大久保而言,最担心的就是士族的动向,而士族中心则是西乡所在的萨摩。

第十六回 西乡军举兵

明治9年10月,熊本开始了一阵暴动,在福冈县呼应的则是秋月之乱,荻之乱和士族的不满在各地爆发出来。英国外交官亚耐斯德佐沙德认为士族的暴动原因是,政府夺走了士族的经济特权,废刀令等剥夺了身份的象征,西乡所提出的朝鲜问题被政府漠视,佐贺之乱对江藤新平判了过度严厉的处分,以外国人客观的立场来判断,以上皆是无法压抑士族怒气的原因。但在政府紧迫的状况之下,却还加强国家建设的脚步,建立军队,修造铁路,医院等,更打算在全国建设小学时,但这种过度发展的政策,反而让民众有更大的不信任感产生,也成了萨摩士族反抗的导火索。

第十七回 西南战争

由私学校学生暴动开始了西南战争,但萨摩军在意见上却有很大的分歧,西乡小兵卫认为要先压制长崎,夺取军舰后直逼东京,而莜原达则认为应先全力压制熊本,虽然还有其他的意见,最后结果采用莜原达的战略,就这样开始攻击熊本。萨摩军的目标熊本城,乃是丰臣秀吉的家臣加藤清正所建造的,当时是用来作为对萨摩作战的前线基地,明治政府也在此地设立司令官谷干城,配置约有2500名的守备队,但是由于在神风连之乱丧失了作战的信心,对迫近的萨摩军势,谷干城决定笼城。而讽刺的是,守备队中大部分都是萨摩人。幕末以来始终团结的萨摩人,在此必须刀刃相向,西乡出发的日子,鹿儿岛下了50年来第一场雪,萨摩人之间流血的悲剧也就此展开。

第十八回 前往故乡城山

在政府萨摩两方共有8000人伤亡的田原坂之战后,血战依然持续进行中,在日奈久登陆的政府军,将熊本鹿儿岛给切断了,萨摩军在熊本围城被攻破后,开始走上败战之路了。鹿儿岛军以人吉为基地,打算重新建立丰后·日向·鹿儿岛体制,但政府军已登录鹿儿岛,而人吉的北方也被进攻了,萨摩军的梦已经无法实现了。之后撤退到日向的萨摩军,为了资金调度而发行了西乡钞,但是都城已经被攻陷了,政府军从南方逼向萨摩军,并占领了宫崎、延冈,而萨摩军则退到长井村,并将最后的希望放在夺回延冈上了。

第十九回(最终回) 前往明日的飞翔

为了对付在城山的西乡军,政府军发出了总攻的命令,陆军中将山县有朋的指示相当严谨,连一点空隙都没有的布置下天罗地网,另一方西乡军的防备也已经完成了,但是却只有三百兵力而已,而政府军已经是有七万人的大军,退到郊外的西乡家人,只能静静地等候战况消息传来。城山的最后一夜开始迎接天明了。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名言警句

师夷长技以制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历史年表

分类目录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