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末

萨摩藩英杰寺岛宗则(松木弘安)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萨摩藩英杰寺岛宗则(松木弘安)
0

日本明治时期的外交先驱寺岛宗则曾用名松木弘安。他是一位非常聪明的人,是萨摩藩藩主岛津齐彬的得力干将之一。在日本鹿儿岛城中心,鹿儿岛中央车站伫立的萨摩青年群像中,与齐彬关系最密切的就是寺岛宗则。寺岛宗则在明治初期负责条约交涉的外交事务,是一位功勋卓著的政治家。

松木弘安生于天保3年(1832年),他的养父是一位优秀的兰方医。松木弘安语言天赋异禀,是萨摩藩数一数二的才子。岛津齐彬很欣赏他的才智,承包了他所有的医学学费和最先进的兰学研究,可见萨摩藩对松木弘安寄予厚望。松木多才多艺,不仅懂医学,还懂文学,化学,物理,天文学等等,他能如此广泛深入地学习,也证明他确实很有语言天赋,精通荷兰语。从荷兰语的物理化学书籍的翻译,到反射炉的实验和蒸汽机的研究,以及集成馆必要的技术和研究的实用化,齐彬把这些项目交付给松木,松木也不负所托。在岛津家别墅的院子里,有个石灯笼,松木通过煤炭产生的煤气,成功制成了煤气灯,这比明治时期的煤气灯实用化早了15年。此外,还把缠绕着丝线的电线从鹤丸城牵引至探胜园,成功实现了550米远的电信通讯,后来,松木被誉为日本的电信通讯之父。他甚至还埋头研究摄影技术。

为了满足松木永无休止的好奇心和求知欲,齐彬派给他一个又一个任务。每次齐彬去集成馆的时候,都要松木给他讲解自然科学的外文书,二人不断地向着萨摩的近代化迈进。然而好景不长,安政5 年(1858年)7月16日,齐彬视察大炮训练的那天,身体突然抱恙,随后离开了人世,享年50岁,齐彬领导萨摩藩才仅仅7年。得知噩耗,松木等受齐彬熏陶的众多萨摩年轻藩士都泪流不止。即使这样,松木还是不断地学习,一边从事刚开港的横滨的外交文书的翻译工作,一边继承齐彬的遗志,勤勤恳恳地研究西洋的文化和政治体制。

功夫不负有心人,幕府列出能担当起日本未来的人才名单,松木被幕府选为欧洲使节团的一员,作为萨摩藩首个出使国外的人。那年,松木弘安刚好30岁,他花了整整一年在欧洲各地考察。其中让松木震惊的是经过工业革命的英国,高度的城市文明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松木在给国内的恩师信中写到:这次欧洲视察,让我第一次知道了除了荷兰以外,没人讲荷兰语,比起英国、德国、法国,荷兰实在微不足道;回国后,教授兰学没有太大意义了。亲眼目睹了欧洲的情况后,松木把视线从荷兰转向了英国。

1862年,萨摩藩直面了最大的存亡危机——生麦事件。文久2年(1862年)8月21日,岛津齐彬后继人岛津久光一行从江户回鹿儿岛的途中,路过生麦村,几名英国人无意闯进岛津久光的队伍,与萨摩藩警卫发生冲突,结果一名英国青年丧命,事件酿成了意料之外的大祸。英国方面采取强硬态度要求幕府和萨摩藩两方都赔偿,并严惩肇事者。然而消息却讹传至萨摩藩,让萨摩藩以为英国人要岛津久光的人头来抵罪,萨摩与英国的战争一触即发。

此时,作为与英方的交涉人员,成为萨摩救命稻草的,正是拥有优秀的外语能力,和丰富的外事经验的松木弘安和五代友厚。1863年6月27日,英国舰队抵达鹿儿岛湾,四天后,萨摩方面还没有谈判迹象,坐不住的英国人,试图捕获三艘萨摩藩的蒸汽船,其中一艘就载有松木和五代。为了保护萨摩的船,松木提出了强烈的抗议,我们并没有处于交战状态,你为什么来掠夺我们的船?但是,船还是被扣押,两人也被英国海军扣留。这点燃了萨英战争的导火索,萨摩藩的船首先向英军开炮,但由于与英军的火力相差甚远,萨摩藩沿岸的炮台和集成馆被击毁,鹿儿岛城下成了一篇火海。陷入这场意料之外的战斗的英军舰队随后回到横滨,松木和五代也作为俘虏,被一同带往。可是,在这之后,萨摩藩与英国的关系却开始朝着意外的方向转变,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另一位萨摩藩士。有关萨英战争赔偿的谈判在横滨举行,英国代理公使尼尔和萨摩藩藩士重野厚之丞展开谈判。重野也是受齐彬熏陶的一位极富学者气质的藩士,其后他受到久光的赏识,在藩主手下担任庭方役,就是负责情报工作。

在与英国艰难的赔偿谈判中,重野直抒己见,提出一个惊人的方案:赔偿金我们照付,但作为交换,我们想购买英国的军舰和最新的阿姆斯特朗炮,还想派遣年轻人到英国留学,以掌握操纵军舰的技术。原本仅限于赔偿问题的谈判,在重野的努力下,转换为两国的通商谈判,这个意外的提案让英国人措手不及,但是,英国人原本就希望与萨摩藩通商,所以接受了提案。在紧要关头力挽狂澜,突破对手的心理防备,打破僵局,重野的临机应变和现实主义诠释了最强的萨摩精神。以重野的交涉为契机,萨英关系迅速升温。这次交涉的成果之一,就是战争中被俘的松木弘安作为留学生再次远渡重洋。1865年3月22日,松木与五代友厚一行人奔赴英国。

留学期间,松木肩负另外一个任务,那就是促成英国与萨摩藩之间贸易协定的缔结。最初与松木会面的是英国下院议员奥利芬特,作为有来日经验的知日派,他对日本持同情态度,奥利芬特对松木如是说道:我们英国与你们缔结贸易条约时声称两国互利共赢,实际上是一个表面幌子,真正目的在于剥削压榨你们的国家,你须知真刀真枪并非战争的唯一方式,贸易策略也能成为射向敌人的子弹。从奥利芬特处学到国际贸易的本质,让松木对日本的未来有了新的认识:我国若要与西洋各国比肩,最高领袖天皇必须觉醒,并以全新的姿态,立与国民之前,领导国民,让全国上下,万众一心,与他国建立友好关系,国家才能独立。这也是齐彬所倡导的“日本一致一体”愿望的改进版本,即以天皇为中心的中央集权国家的改革构想。

此后松木又成功接触到了英国外交部长罗素伯爵,表达了希望将日本的条约批准权由幕府转移至天皇的想法,并寻求英国方面的合作。英国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作为国家代表的外交部长接见一名日本青年,这本身就是难以想象的。从结果上看,松木的外交战略成功地影响了当时的英国外交部长乃至英国首相,甚至日本公使。可以说萨摩成了幕府和英国之间的中介,这也是松木外交的最大成果。从英国回到萨摩藩后,松木立即出席了英国公使帕斯克在鹿儿岛的访问活动,他在担任翻译的同时也在继续探索萨摩与英国之间的外交道路。就在那时,松木以故乡海域上的一座小岛为由,改名寺岛宗则,从此踏上了为了日本的未来而鞠躬尽瘁的外交官道路。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名言警句

师夷长技以制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