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

胜海舟的第二人生(1)——评论家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胜海舟的第二人生(1)——评论家
0

胜海舟46岁时将无血开城的江户交给新政府,明治时期的胜海舟虽身居政府要职,但不时批判政府,不断抱怨他们,什么都照搬西洋,日本也该有日本自己的做法吧。先将胜海舟与政府要员的年龄比较一下: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等人比胜海舟稍微年轻一点。

在他们死后接管政府的伊藤博文和山县有朋,比胜海舟小一轮多。比自己小的年轻一代要如何改变日本?胜海舟很是在意。“我在维新的时候,决定30年间睁大眼睛,监督政府”(《冰川清话》)。对于政府来说,烦人的种种批评时常见报,胜海舟作为有影响的评论家很有人气。胜海舟到底说了哪些辛辣之言呢?

明治政府的重要课题,是要把日本转变成为近代式的文明国家,政府想要与西洋并驾齐驱,提倡文明开化,富国强兵,政府进行了激进的改革。胜海舟对明治政府的批判中,仍有对现代人醍醐灌顶的句子。

“行政改革这件事情,不多多注意的话,会变成欺负弱者的行为。改革,理应公平为上,先从大处着手,小的可以日后再弄。换句话说,改革者首先要改革自己。”(《冰川清话》)

“回家路上,去了下大杂院,问了下不景气的实际情况,到处有人担心能不能捱过45天。如今的政治家,没人注意到这些细节。御前啊阁下什么的,别老是听那些奉承话。大臣之类的官员,稍微听听江户男儿那不加修饰的卷舌音,是有好处的。”(《冰川清话》)

作家半藤一利说:明治这个时代,课本里说是个很闪耀的时代,其实并不是这样。极端点来说,是以民众的牺牲为基础,不断增强国力的体制。站在民众一边的人看来,有点做过头了,有点操之过急,有点太自说自话了。这些大家都心里有数,区别是有的人不说,有的人说出来,而胜海舟说了,还一直说,到死都在批判明治政府。

毒舌容易树敌,胜海舟也遭受过别人的攻击。其中一位是日本近代文明的先驱——福泽谕吉。明治25年(1892年),福泽在《过分忍耐之说》的简报中,批判了胜海舟:出身幕臣,却为敌人新政府效力,这岂不是出卖灵魂的事吗。对此,胜海舟的回答是:我自有出世之道,毁誉乃他人评说,与我无关,与我何干。避开对方的矛头,坚持自己的方式,这样的回答很有胜海舟的风范。

明治27年,日本与清国发生了甲午战争,日本学习西洋,想将近代化推广至邻国。两国在朝鲜半岛周围发生了激战,日本的报纸在国内宣称,甲午战争是为了让朝鲜独立,摆脱清国的影响,是正义之战。对此,胜海舟表示,与其进行近代式的正义之战,与清国联手对日本更有益。“我非常反对甲午战争,清国的5亿民众是日本最大的顾客。倘若在欧美未察觉之前,日本与清国联手,无论是工商业,还是铁路,都可以放手去做”(《冰川清话》)。胜海舟是如此看待明治政府的:只关注西洋的强大之处,没有顾全大局,没有建立长期外交的意愿。

“朝鲜,清国,俄罗斯,英国,在意这些国家的差别,因其贫富强弱,区别对待,所以国家的统治力才会如此低下。我不会因为贫富强弱对各国区别对待,而是公平无私地,从世界的全局去观察。”(《冰川清话》)

明治30年,75岁的胜海舟发表了自己言论的集大成作。对足尾磺毒事件①,胜海舟对明治时代的近代文明提出质疑:“如何?磺毒如何?都说旧幕府野蛮,如今的政府文明,开山这种事在旧幕府就有,当时是靠手工一点点慢慢挖掘,就像朝大海里小便,海水也不会变成小便。用手慢慢挖的话,磺毒不会扩散。如今很文明啊,用文明的机器开山,其他的设施没有跟上,文明不应该是再三考量,不给民众带来危害吗?”

明治31年左右,内阁在短时间内不断换代,愤怒的胜海舟在日记中如此写道:“如今的政府在重蹈旧幕府的覆辙,大家都在考虑自己的事,没有挺身处理政事,如此下去,政府将失去民众的信任,这样一来国家如何运作啊”(《海舟日记》)。直到晚年,胜海舟都对政府直言不讳地批判,提出建议,写些抱怨,可谓是贯彻了自己信念的一生。


注①足尾铜山从江户时代就开矿,因明治政府的富国强兵政策,规模迅速扩大,近代技术发展起粗放型的挖掘方法,但防止有害的磺毒气体的手段没有及时跟进。草木枯萎,山体失去蓄水能力,发生了洪水;磺毒扩散到河流,田地中,危害不断扩大。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胜海舟的第二人生(1)——评论家
0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名言警句

师夷长技以制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历史年表

分类目录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