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

井上圆了——解决明治奇妙物语的男人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井上圆了——解决明治奇妙物语的男人
0

井上圆了,日文写作井上円了。一百多年前,被人称为妖怪博士,他的本职是哲学家,而且是代表当时日本的顶级精英学者。井上圆了不仅创立了东洋大学,其办学精神是诸学的精神在于哲学,另一方面,圆了还创立了妖怪学这种奇妙的学科。右手握着哲学,左手握着妖怪学,井上圆了以此活跃在日本明治驱魔事业中。下面,明治历史网带您走进这段不可思议的故事。

妖怪、幽灵、以及奇异现象,直面坊间出现种种疑团的哲学家井上圆了,因为揭穿了一个又一个妖怪的真面目,人送雅号“妖怪博士”。圆了首次进入人们视野中的事件是对“狐仙占卜”发起的挑战。明治20年左右,日本为了追上西洋国家,努力发展近代化的时代,全国各地流行一种奇怪的占卜——狐仙占卜,当时的做法是在用竹子绑成的脚上,放上盖子,将手轻放于上面,口中默念想要占卜的内容,狐仙就会使盖子动起来,通过它的方向和回数来显示答案。狐狸、天狗、狸猫,人们相信这些日本自古以来鬼神和动物的灵力,从而引发了这些现象。

在某对夫妻间发生了这样的悲剧,“我的妻子有外遇了吗?”,因为狐仙大人的回答,这对夫妇最后离婚了;除此以外,还发生了欺诈事件等等社会问题。为查明这个事件挺身而出的是27岁的井上圆了,刚刚以东大文学部第一名毕业的精英。解密了狐仙之谜的圆了的著作《妖怪玄谈》,其署名为不思议庵主人。“因为狐仙而造成的危害极大,所以我要在学术上揭开它的谜团,驱除人心的疑惑”。狐仙占卜从何而来?

井上圆了分析了全国个的报纸,资料,发现狐仙占卜是从某地蔓延开来的——伊豆的港口城市下田。在这里两年前,美国的船员进行了一种极像狐仙占卜的占卜术,感到有趣的日本船员将其带到各地港口,就这样一下子风靡全国。圆了就这样找到了源头,“狐仙占卜是刚来自于国外的东西,并不是日本自古以来就有的”。那么,美国人最初进行的占卜是什么呢?圆了的笔记本上有“table turning”这样的单词,table turning是当时在欧美流行的一种降灵术。

19世纪后半,在欧美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同时,仍然有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东西,即心灵现象的关注度日渐增大,使物体飘在空中,使灵魂脱离身体,这真的是灵魂引起的东西?还是其他物理现象或者人为的骗局?科学家们都纷纷加入了讨论。狐仙占卜大流行的明治中期,日本正在举全国之力,积极吸收西洋的科学技术和文化,与此同时像table turning这种灵异的东西也被全盘接受,演化成了狐仙占卜在各地流行。井上圆了进一步断言道:狐仙占卜并不是由鬼神狐狸或狸猫引起的神秘现象,而是可以找出合理解释的东西。那么狐仙占卜是如何发生的呢?

井上圆了进行了狐仙占卜的实验,参加者是年龄、性别、性格各不相同的人,通过改变这些人的组合,来观测何时盖子会出现活动,发现在测试者投入度和信任度高时盖子就会动起来。“潜意识和无意识肌肉抽动;人们会预先猜测会产生的结果,自己会在无意识的过程当中用力起来,这两者共同作用,就会轻轻地向预期的方向处用力,从而使盖子动起来。”“狐仙占卜是原先就潜藏在人心和体内的要素引起的。”之后圆了得到了妖怪博士的绰号,圆了在身为精英哲学家的同时,开始了对灵异现象的揭秘。“世上有许多被称为妖怪和灵异的现象,不将其视为神或恶魔所为,而去究其真正的原因,才是学者的使命。”

接下来要介绍的是白狐大人离开了神社来到人们面前的灵异现象。在东京神田,有个出世稻荷神社,江户时代的小贩,为了自己能够生意兴隆,常在这个神社祈祷,神社很长时期深受周围居民的信仰。

明治25年11月,在这附近的一位虔诚的男子的家里,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吾乃稻荷神”,在门的对面传来了不应有的男人的声音,“从现在起无论是谁我都会与其交谈”。虔诚的这家人以为白狐大人显灵而一心拜谒,于是井上圆了登场了。圆了通过向声音提出种种问题,以求找出真相。圆了突然说“请附到我身上吧”,刚才还能说会道的声音沉默了,圆了确信声音的主人是人。在门的后面是一位与男人的声音大相径庭的女佣,可是通过后来的调查,少女之前曾参加过杂技班,能通过变身发出男子的声音。本来就是一家虔诚的人,完全没有想过少女能发出男子的声音来恶作剧,对稻荷神深信不疑的就是这次事件的背景。井上圆了之后如此写道“人们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大部分都来自于人们的心中。”

井上圆了少年时经历了一起灵异事件领悟了一个重要的道理。某晚,睡眼惺忪地醒来,发现屋外有什么东西在朝里窥探,难道是幽灵?但仔细确认之后发现是看上去像幽灵的门上的糊纸破了随风摇动的缘故。初看上去可怕的未知现象,知道真相后就没什么可怕的了,这个道理深深地印在了圆了的心中。

年少的圆了是个比起和孩子们一起玩耍,更喜欢一个人在深山里思考的孩子。为什么草木能自然长成广大的森林呢?为什么流去的河水不会流回来呢?从小小的事物中找出不可思议的东西,总想找到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井上圆了就是这样的少年。明治14年,圆了进入东京大学,在这里他遇到了哲学,哲学是与圆了性格完全吻合的学问;对于明治日本来说还是崭新的,考虑人生和世界的根本原理的学问。

大学毕业后的井上圆了,于明治20年,29岁之际创立了一所学校名为“哲学馆”。“独立思考未知的东西,寻求真相方为学问的根本”。井上圆了为了新的时代而培养人才,把重点放在了不仅仅是物质上,还有心灵的近代化。不仅对学生,也对普通老百姓进行演讲,教导他们哲学的精髓,独立思考的重要性。但是对于前来听讲的百姓来说,精通一切的哲学家就像无所不知的大人物,在圆了身边出现了要求古董鉴定的人,要求插花的人,甚至还有要求帮忙看相的人,明明是提倡独立思考的重要性,但是依靠他人的知识来判断和行动的人实在太多了。于是圆了宣言道:“架起诸学的铁路,点起知识的电灯,这才是能算明治革新的伟业的成功。要达到这个目的,要进行妖怪学的研究”。

井上圆了在明治26年,35岁的时候,开始了妖怪学讲义的发表,是一部多达2600页的巨著。所谓妖怪学是对灵异现象之谜进行思考和解密的学问,圆了将其作为哲学的一部分,然后作为自己学校哲学馆的科目,教授给学生。妖怪学有哪些内容呢?比如鬼火的真相不是人的灵魂,否则每年将出现数百万的鬼火,城市就不需要电灯和煤油灯,成了不夜城,可谓是便利至极了。圆了利用自然科学知识进行了解释,形成鬼火的原因是从地底喷出的天然气,这个天然气着火后随风飞舞。鬼火是自然现象,这种可以理解的自然现象而产生的东西,圆了将其分为不真实的怪物——假怪(日文写作“仮怪”)。

再如预知梦是真实存在的吗?在梦中看到的东西会实际发生的预知梦,井上圆了通过某个计算来进行证明,将当时日本人口算成4千万人,每人每10天做一场梦的话,一年就会做14亿6千万的梦,这样的话至少会有几个与现实一致的梦,而因为留下的强烈的印象,就会一一去告诉别人而传播开来,成为传闻,因此就会成为存在预知梦的证明。像这种将偶然看成不可思议,看错等,由于人的理解方法产生的误会,圆了将之称为误解产生的怪物——误怪。

此外井上圆了还提出了“伪怪”的分类,即像少女装成白狐那样,人为引起的鬼怪。当身边发生了未知情况时,就以这个分类为线索来思考。圆了提倡,在新时代生活的人们,不应依靠他人的判断,而应该自己独立思考,开创未来。妖怪,哲学以及日本的未来就这样圆了的脑中合为一体。

在东京中野区有一个由井上圆了建造的奇怪公园——哲学堂公园,入口处的名字叫哲理门,在这里迎接人们的是女幽灵和天狗,园内也到处都是和妖怪,哲学有关的石像。圆了将这个公园作为人们在散步的同时,能够接近哲学的地方,晚年还亲自为前来参观的人讲解哲学和妖怪学。

但是此时的井上圆了遇到了一个巨大的转折点,围绕教育方针与国家发生了对立。明治30年代,日本为了跻身世界列强而推行富国强兵政策,政府为了培养能够担负起国家的人才,而加强了学校的教育,圆了穿创建的哲学馆也培养了大量的教师,支撑了国民的教育,但是明治35年,圆了44岁的时候,发生了“哲学馆事件”。在哲学馆的毕业考试中的伦理学问题,一位学生答到,如果动机是善的话,杀死君主或父母也是可以。这是基于现代哲学中广泛流传的学说,但是文部省对此提出了异议,哲学馆对于以天皇为顶点的国家体制来说,是进行着危险教育的地方,如果不改变教育方式的话就要闭校。学生的回答只是伦理性的一种,不是应该被国家左右的东西,独立自由思考,从而找到真理是最为重要的,圆了的教育理念与国家的方针相冲突,圆了为了保护哲学馆一边与政府接触,一边寻找独自教育的可能性。事件三年后,47岁的圆了将哲学馆交给后辈,引身而退。

这时井上圆了从过去在世界各地教育视察的经验中,找到了一个新的想法。在英国亲眼所见的教育方式——生涯学习,教会的周日学校在各地举办的从小孩到老人都能学习的生涯学校,这时与圆了理念极为相近的教育方式。“在日本毕业以后就结束了学习,而在西洋从生下来到死为止都接受着教育。只有继续心灵的教育才能成为文明国家”(《欧洲所感》)。圆了确信对日后的日本来说,人们一生都能接受的社会教育是不可或缺的。

离开哲学馆的三个月后,圆了开始了在全日本巡回的演讲旅行,在不同于都市,只有很少教育机构的小山村,开始了对人们进行哲学的介绍和讲授。当时在日本各地还有许多尚未开化的小山村,与灯火通明的大都市不同,仍然保持着自古以来的生活,被高山河大海所隔,是一个昼短夜长的世界,闭锁的环境使人们对口耳相传的迷信深信不疑,对于他们,圆了教导不要被毫无根据的迷信所疑惑,重要的学会自己寻求真实的力量,希望无论男女老少都树立起对事物的看法。“人有肉体和精神两个方面,想要锻炼身体可以做运动或体操;心灵也是如此,作为事物的观察方式和思考方式的锻炼手段,哲学是不可或缺的”(《哲学的效用》)。而在这些地方演讲起到重大作用的是妖怪学,进行了5400场以上的演讲其中四分之一是妖怪学。井上圆了将容易引起人们兴趣容易理解的妖怪学,作为进入哲学的入门而进行讲解,这样的演讲进行了约14年,北至库页岛,南至冲绳,听过他演讲的人数超过140万人。

希望将人们那颗被囚禁的心解放开来,对一切事物抱着疑问和好奇心,自由地思考,懂得找到真相时的快乐,满含如此的愿望,井上圆了为日本人的心灵的近代化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圆了的全国演讲持续到了60岁以后,大正8年,在中国大连演讲时倒下去世,享年61岁,共有超过3000位仰慕他的人沿途为他送行。

在逝世前三个月前出版的最后的著作《真怪》,其中写道:“拨开乌云看看真月吧,透过盲眼与真怪接触吧”,真怪就是宇宙自然,在人心中无法解开的不可思议之事,将眼前的迷惑与虚伪揭开后,见到了真正的不可思议,井上圆了对此魅力如此写道:“老狐、幽灵并不是真正的妖怪;清风、美月,能够鼓动人心的自然的一切,森罗万象,才是真怪;一滴水也好,一片云也好,全都是妖怪”。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井上圆了——解决明治奇妙物语的男人
0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名言警句

师夷长技以制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历史年表

分类目录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