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末

让人猜不透的锅岛闲叟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让人猜不透的锅岛闲叟
0

在风起云涌的幕末,一位男子引起了全日本的关注,他的抉择事关日本的未来,他便是肥前佐贺藩第10代藩主锅岛闲叟。作为担任守卫长崎工作的佐贺藩主,闲叟对海外的消息非常了解。自佩里来航以前,他就具有很强的国防意识。闲叟专注于研究西洋的最新技术,成功实现了铁制大炮和蒸汽船的国产化,进而为佐贺藩获得了被誉为“幕末最强”的军事力量。

然而,在被称为“萨长土肥”的四大势力中,肥前佐贺藩的行动可以说是最让人猜不透的。无论幕府还是雄藩都想把佐贺拉入自己一方,但佐贺藩从未表明过自己的立场。人们难以得知闲叟的真实想法,因此对他投以怀疑的眼光。于是闲叟不得不面临一个关键的抉择:是同实力强大的诸雄藩联手,取代幕府,进而掌握日本政治的主导权呢?还是继续保持独立的立场,从而寻找别的出路呢?锅岛闲叟,不仅仅是武器,在科技领域,连电报机,照相机,蒸汽车也予以研究,率领走在近代化最前面的佐贺藩,闲叟到底想做什么呢?在一片纠葛中,闲叟面临着怎样的选择,肥前藩比萨摩藩还强,我们为什么不说“肥萨长土”呢?明治历史网带你走进锅岛闲叟的人生故事。

江户时代,佐贺藩听从幕府的命令,每年同福冈藩交替担任日本对海外开放的门户——长崎的守卫工作。在黑船叩关之前,佐贺藩就遭遇了各种各样跟国防有关的事件,在这样的背景下,锅岛闲叟成了佐贺藩的藩主。据说闲叟洗手很勤,闲叟总是没有安全感,不过这种不安对日本来说是极为有益的,最终,闲叟的不安带来了“幕末最强”的军事力量以及先进的科学技术。肥前佐贺藩,是为数众多的藩中一个特别的存在。

在黑船来日45年前,发生了一起让佐贺藩产生强烈危机感的事,文化5年(1808年)8月的“斐东号事件”。这一年,正值佐贺藩担任长崎警卫,因为局势稳定,荷兰的船只没有来访,佐贺藩就稍稍放松了一些需要投入巨额经费的守卫工作,但是,海上突然出现了一艘英国的军舰,装作是荷兰的船只,逮捕了两位荷兰商馆职员,并挟为人质,要求长崎奉行所用燃料、水、食物来交换。如果拒绝的话,英国人威胁会将港口内的日本船全部烧毁。就算想反击,佐贺藩的兵力也就那么点,最终,长崎奉行所听从了英国人的要求,英国军舰达到目的后扬长而去。为了担责,长崎奉行所和佐贺藩的六位家老尽数切腹。这时,闲叟的父亲,锅岛齐直因警备不力,也被处以100天的禁闭处分。城下禁止鸣钟,公厅大门禁闭,藩士们连胡子也不能刮。自受此辱以来,佐贺藩对国防问题和海外消息比其他藩更加敏感。

6年后,文化11年12月,锅岛闲叟于江户的藩邸中出生,15岁时,因父锅岛齐直的隐居,成了第10代佐贺藩的藩主。这时佐贺藩即使想要进一步加强守卫长崎的军备,藩内的财政早已入不敷出,锅岛齐直在“斐东号”后,仍不改浪费的旧习,导致佐贺藩最后欠下了数倍于其年贡粮米收入的债务。闲叟在刚成为藩主的时候,一进入佐贺国,就被涌来的讨债商人,堵住了藩主队列行进的道路。年轻的闲叟,在了解藩的实情后,十分震惊。于是,他立即着手进行全方面的改革。推行粗衣粗食令,削减经费,自己也以身作则,生活简朴。此外,还裁减三分之一的公务人员,对没有公职的家臣只提供必要的生活费。并且,同商人交涉,最终将巨额欠款成功销去。

原本佐贺就拥有肥沃的平原,粮米收获也是颇丰,再加上财政紧缩政策,渐渐地佐贺藩财政好转,摆脱了危机。这时,长崎送来了惊人的消息,鸦片战争爆发,亚洲的大清国惨败于英军,锅岛闲叟的心中开始紧张起来,他的国防意识因鸦片战争的爆发而进一步加强,英军的下一个目标可能是日本。闲叟特别喜欢收集情报,鸦片战争爆发后不到两年,决定将他收集的情报整理,有哪些条约,有哪些损失,领土割让等,这些都让闲叟感到恐惧。

锅岛闲叟反省了“斐东号事件”,他认为必须在长崎港外,一个被称为“外目”的海上设防,以抵挡外敌的侵入。鸦片战争结束后5年,他向幕府提交了这一建议,恳请在“外目”设百门巨炮。但幕府拒绝了闲叟的请求,但他没有就此放弃,因为“外目”诸岛都在佐贺藩的管辖范围内,闲叟决定依靠自己的力量来修筑炮台。此时,锅岛闲叟已经着手制造西洋式大炮,他让佐贺藩的家老做长崎著名炮术家高岛秋帆的弟子,并在藩内成功铸造了青铜大炮。但是闲叟绝不满足于此,对西洋技术极为好奇的闲叟,亲自登上了长崎的荷兰军舰,亲眼考察最新式兵器。在那以后,闲叟又登了好几次荷兰的舰船,甚至随船一起航行。

想要量产大炮,还需要能炼出质量上乘的铁。于是,闲叟将财政紧缩所得的资金投入到研究当中,设立了直属藩主的部门“火术方”,在其中集结了炮术、兰学、刀物锻冶、、铸造、和算等多方面的专家,他们研究荷兰书籍,根据书中的图纸摸索着建设被称为“反射炉”的铁的精炼设施。佐贺藩铁制大炮的建造并非一帆风顺,锅炉温度不够高,铁中有杂质,发射炮弹之前,炮身便破裂了。研究负责人也因此做好了切腹谢罪的觉悟。但是,闲叟依旧鼓励他们:反复研究,直到铸造成功(《锅岛直正公传》)。家臣们在改良反射炉的土坯等工作中下了极大的功夫,最终,历经了十六次失败,成功在嘉永5年,造出了铁制大炮,并部署在长崎港外的诸岛上。这是黑船来浦贺一年前的事。这个时期,俄国普嘉廷率领的舰队到了长崎,他看到这些炮台后,说了这么一番话:在削整好的山丘斜坡上建炮台,据我手下的炮手们看来,这些设施很靠谱。佩里来航后,佐贺藩接到了幕府的订单,将52门铁制大炮送到了江户,安置在品川御台场。锅岛闲叟治下的佐贺藩,成了拥有最新式武器的强大势力,即将在幕末的舞台上大放异彩。

佩里舰队来日本之时,锅岛闲叟向幕府进言,攻击舰队,驱逐出境,异国的傲慢举动,切不可放任不管(《锅岛直正公传》)。然而,闲叟在攘夷论兴起后,竟说了这样一番话“吾不喜攘夷之论,甚觉其之无趣”(《续再梦纪事》)。如此矛盾的转变,闲叟的真实意图,常常如迷雾一般,令人猜不透。幕府决定开国后,外国的蒸汽军舰,也渐渐开始到访长崎,于是,闲叟便亲自登上外国船,考察舰船的情况,还说我的家臣们要学习这些先进的知识,望谨记于心。

黑船事件一年前,锅岛闲叟除了设立“火术方”,还设立了一所叫做“精炼方”的专门研究科学技术的机构。该机构以日后创立日本红十字会的兰学者佐野常民为中心,集结了一大批机械、金属、药品、电气、化学等领域的专家进行研究。佐贺藩还积极招揽如大坂著名的发明家田中久重一般的藩外的出色人才。这些研究人才最被期待的是在蒸汽机的研究开发中取得突破。锅岛闲叟将精炼方的人员派到了幕府在长崎建立的造船和修理机构中去,他嘱咐这些人向荷兰人虚心学习各个方面的技术。

在充分了解蒸汽机的原理后,精炼方于安政2年,独自造出了蒸汽船和蒸汽火车的模型,并将研究成果展示在锅岛闲叟面前。担任主任的佐野常民,在回顾这天的事时,写下了这么一段话:首先我们造出了蒸汽船和蒸汽火车的最小模型,蒸汽火车放在一个围成椭圆形的轨道上,蒸汽船放在池中,共同试验运行,在这个从未造出过蒸汽机械的时代里,试验运行蒸汽机械之类的事,自然令观看的人称奇不已(《佐贺藩海军史》)。有人为精炼方制造的蒸汽火车和蒸汽船模型拍了X光照片,从中看出其内部结构之精巧,便知当时技术水平之高。

然而,就算是做出了模型,要做出实用性的蒸汽机依旧困难重重。因研究迟迟得不出结果,藩里有的官员主张废除精炼方,闲叟力排众议,反对了这些意见:这是我的爱好,不要阻止。

安政五年,锅岛闲叟设立了三重津海军所,为了实现蒸汽船的国产化,继续进行研究工作。之后,佐贺藩终于制造出了蒸汽船“凌风丸”,日本首次生产出可以投入实际使用的蒸汽船,实为大快人心的事。不过,闲叟的求知欲似乎不限于此。有一次,一位荷兰军舰的舰长向闲叟提出,希望能带闲叟的儿子到荷兰看看,闲叟答道:不,不只是我的儿子,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亲自到访荷兰。但时代已经不允许闲叟做这样的事了。

安政7年,樱田门外之变后,幕府要员接二连三地受到了袭击,幕府的势力也迅速地衰落。在京都,聚集了一批宣扬“尊王攘夷”的人,被称为“雄藩”的强大大名增加了自身的政治影响力。在混乱时局中,各个势力都想拉拢拥有最新军事技术的佐贺藩,因此,闲叟的动向吸引了大多数人的注意力。

文久2年6月,萨摩藩国父岛津久光率领一只总人数1000人的军队进入了江户,雄藩左右幕府政治的时代悄然而至。这个时期,闲叟将藩主之位让给了他的儿子锅岛直大,自己则背负上了佐贺藩的“雄藩”之名,开始了行动,12月,闲叟赴京都,提出了震惊朝廷的申请:佐贺藩不再愿意担任长崎的守卫工作,而希望以一藩之力守护京都,在京都,萨摩,长州,土佐等藩虽然喊话喊得响,实际上却帮不上忙,若命令我来担任守卫工作的话,只需足轻40到50人,就可以平定京都乱局,相信到时自见分晓。

若能担任京都的守护工作,足以左右政局,萨摩藩对此也是觊觎已久。实力强大的各藩,在对锅岛闲叟的发言感到震惊的同时,也对他投去了怀疑的目光。然而,闲叟就是不表明自己的真正意图。文久3年8月18日,在京都拥有最强势力的长州藩,被萨摩、会津等驱逐出京都。接着,六名势力强大的诸侯(德川庆喜、松平春岳、伊达宗城、山内容堂、岛津久光、松平容保)被任命为“朝廷参与”,共同组织了参与会议。通过这个会议,雄藩互相联手,与朝廷一起,抑制幕府的势力,掌控了政治上的主导权,时代即将发生巨大变革。而要掌握政治实权,背后一定要有强大的武力做支撑,在此受到极大关注的便是闲叟一手培养的幕末最强的军事力量。

文久3年12月,锅岛闲叟接到了进入“参与会议”的邀请,做选择的时候到了。一、同诸雄藩联手,充分活用佐贺藩的力量。现在的幕府,已经失去了单独统领日本的能力,虽说老中等人尚在,却没有能收拾政局的人(《锅岛直正公传》),那些人只会弄一些不入流的小把戏,说到底,已经没法期望他们能控制这变化的时局。政治的核心舞台已经转移到了京都,为了日本,也许不得不和雄藩联手,这样才有可能抵抗外敌的侵略。难道佐贺藩充分利用自身的武力优势,来作为推动各藩联合的原动力吗?然而,闲叟在京都的公家和雄藩的大名间都不受好评。

二、不同雄藩联手,独自寻求可行的道路。公家们搞政治实在是靠不住,这些大名也是,靠谱的没几个,无论是将军还是大名,都不值一提(《锅岛直正公传》)。幕府、雄藩、朝廷、公家,无论是哪一方,都不值得相信,那就不与任何一方扯上关系,为了将来,独自寻求可行的道路岂不是更好吗?但是,可能到时候周围都是敌人,是与雄藩联手还是不联手呢?闲叟面临着艰难的的选择。

闲叟最终做出了怎样的选择?在京都召开的“参与会议”上,锅岛闲叟并没有现身,他同雄藩、幕府之间保持了距离。在闲叟缺席的“参与会议”中,就是否封锁横滨港等问题上,雄藩和幕府针锋相对,双方不久后不欢而散。政治处于停滞状态,军事上也慢慢显得紧张起来。另一方面闲叟不参与政治斗争,而是继续推进藩内科学技术的研发工作,其中之一便是大炮的改良。佐贺藩以当时最新式的英国大炮阿姆斯特朗炮为范本,进行新式大炮的开发,其特征是炮身内侧刻有螺旋状的沟纹,线膛炮,炮弹与沟纹相互作用,发出时做螺旋运动,比旧式大炮提高了命中精确度,飞行距离也更远,新式大炮采用后部装弹,也可以尽早发出下一发炮弹。

佐贺藩还增设了产铁的反射炉,靠自主研究,造出凭水车清理炮身内部杂质的机械,藩内制造的大炮多达140门。佐贺藩除了军事技术以外,也开展了照相机,玻璃,电报机等事物的研究。锅岛闲叟热爱这科学技术,有一次他访问长崎制铁所,一位荷兰军人记录了当时的情形,闲叟停在某工匠旁边,给铁板开了孔,又削了削铁板,并对工匠表示慰问。不单单是为了军事,佐贺藩这么做是想要振兴各个产业,日后日本在明治维新中实现奇迹般的近代化,佐贺藩做出的贡献是必不可少的。

元治元年7月,长州藩在京都发动“禁门之变”,最终失败。于是幕府发出了征伐长州的命令,国内的战争也终于要开始了。锅岛闲叟向幕府进言,希望幕府对长州藩采取宽容的处置措施。研究佐贺藩的大园隆二郎认为,闲叟在寄给他女儿的信中,表达了他的真实想法:长州讨伐之事,不能算是解决问题的稳妥办法。闲叟不希望爆发战争,希望和平。后来,不论是佐幕派还是倒幕派,闲叟哪一边都不加入。

庆应3年10月,大政奉还。12月,王政复古。锅岛闲叟仍不采取任何行动。庆应4年1月,鸟羽伏见之战中,佐贺藩依旧未出一兵一卒。终于,萨摩藩主张讨伐佐贺。3月,闲叟带领佐贺藩的近代化军队加入了新政府军一方。然而,在战前却对家臣们说了这么一番话:这只是因政权变动而起的偶发战争,虽然难以避免,不过无论如何也要减少士兵们的伤亡,即使敌军发动进攻,也尽量使用威力较小的枪,将其攻势击溃即可,使用大炮歼灭敌军的狠毒之事,一定要尽量避免。但与之想法相反,佐贺藩使用了新式大炮,只用一天就完全击溃了据守在上野山上的旧幕府军(彰义队)。战争的舞台转向北部的会津、秋田后,出兵最多的就是佐贺藩。箱馆战争中,担任新政府军的海军主力的还是佐贺藩。佐贺藩充分利用自身最先进的军事力量,在守护维新的战争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明治2年,锅岛闲叟被任命为大纳言,获得了新政府中的最高官位,这是因为明治政府极为重视实现近代化的佐贺藩的力量。然而,因重病缠身,闲叟也无法继续展现他的能力。明治4年1月18日,闲叟辞世,享年56岁。生前的闲叟,与各种立场的家臣都能轻松谈话,经常同他们一起讨论问题,闲叟培养的家臣中,如大隈重信、江藤新平、副岛种臣、大木乔岛义勇等,有一大批人继续推动着明治日本的近代化。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让人猜不透的锅岛闲叟
0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名言警句

师夷长技以制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历史年表

分类目录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