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十三夜》中译版本比较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十三夜》中译版本比较
0

平常回娘家时,阿关总是乘坐黑漆的高级自用人力车,那车辆停在门口的声响,总让双亲猜想大概是女儿回来了,便会很快地出迎。但今晚她却随便雇了一辆等在街头候客的车回来,付了钱打发车夫走,独自悄然站立在大门口。家里,父亲依旧是大声谈说着。

“咱真算得有福的人了。孩子们都温顺,养育他们也没怎么费过心,还人人都夸赞。只要别贪望奢求,也就心满意足了。谢天谢地。”

谈话的对象大概是母亲。啊啊,可怜他什么都不知晓,还高兴得那样。怎么能够跟他们说自己想要离婚的事情呢?说了,准会挨骂的。把儿子太郎搁在家,一人跑回来,本是想了又想才下的决心;可又如何惊动年老的双亲,教他们的高兴都变成了泡影,委实不忍。索性不要讲,回去算了罢。回去的话,总还是太郎的母亲,人家也永远尊敬自己是原田的夫人;双亲也将继续以女婿是奏任官为荣。只要自己节省点儿,又时时可以买些他们喜欢吃的东西,或者送些零用钱过来什么的。倘使自己使性子,定要离婚,太郎就得忍受继母折磨,而双亲也不再能够昂首向人吹嘘骄傲了。再说,人言可畏,弟弟的前途也可能受影响。啊啊,这些都是肇因于自己一个人的念头。回去罢。回到那个像魔鬼一般的丈夫身边罢。那个魔鬼,魔鬼似的丈夫身边。哦,不。不要,不要!她禁不住全身颤抖,倒向木格子门,引起一声咯当的声响。

“谁呀!”父亲大声地叱叫。他可能还以为是路过者恶作剧的罢。在外面的,笑了笑说:

“爹,是我啊。”声音十分可爱。

“我?哪个我呀?”说着,他开开了门。

“唷,是阿关呀!干吗,站在那儿。怎的又这么晚才来。没车,也没带女佣。真是的。进来,快进来。这真意外,教人吓一跳。木格子门别管了,我来关。到里边儿,那个月光照得到地方罢。嗷,坐在座垫上,座垫上坐罢。榻榻米脏了,跟房东提过,说是工人不得空什么的。不必客气啦。别弄脏了衣服,拿个座垫罢。哎呀,怎么这样晚才来呀?家里都好罢。”父亲照例总是客客气气,把自己当夫人对待,教阿关感到如坐针毡一般。她强忍着眼泪说:

“托福,都很好,也没受到季节的影响。很抱歉,这一向都没有来请安。您和娘都好罢。”听女儿这么一问,父亲可是爽朗地呵呵笑道:

“我是连个喷嚏也不曾打过;你娘呢,虽然偶尔血行不顺什么的、也没大碍,盖被子睡个半天,便也没事儿了。”

“怎么不见亥之?今晚他岀去了吗?”阿关问。母亲满面喜悦地笑着进茶道:

“亥之刚去了夜校呢。他呀,托你福,前些时候才升了级。课长挺疼他的,真教人高兴。我跟你爹还天天在讲,这都是咱家有位原田先生这样的女婿的缘故啊。用不着我提,你是很懂事的,今后还要好好儿伺候原田先生才是。亥之这孩子,生来就是不擅言辞的,就算见了面,也不见得会说什么得体的话哩;所以还得指望你居中传达我们心意,拜托他费心照拂亥之的前途哟。现在正是转换季节的时候,太郎可好?仍旧还在顽皮吗?今晚上怎么不带他来呀?外公挺念着他呢。”

听母亲这么说,阿关不禁又加添了悲伤。

——林文月


平日里回娘家,阿关总是乘坐着高贵的黑漆包车。一听到门外停车的动静,父母便知道是女儿回来了,立马出门相迎。今夜,她坐着一辆大街上的人力车,悄然来到了家门外。里面照常传来父亲的高声大笑:“我也算是有福之人啊,孩子们一直都懂事孝顺,从来没费过心,大家都夸赞呢。人要知足常乐,真的是别无他求了。哎呀呀,痛快!”他一定是在跟母亲说话。

今夜,她坐着一辆大街上的人力车,悄然来到了家门外。里面照常传来父亲的高声大笑:“我也算是有福之人啊,孩子们一直都懂事孝顺,从来没费过心,大家都夸赞呢。人要知足常乐,真的是别无他求了。哎呀呀,痛快!”他一定是在跟母亲说话。

唉,爸妈完全不知女儿的处境,看他们喜笑颜开的模样,怎能拉下脸求他们同意我离婚呢?肯定会大骂我一顿吧。把儿子太郎丢下不管,自己跑出家门,是我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但贸然提出离婚肯定会让爸妈目瞪口呆。一直以来的幸福瞬间幻灭,只剩下悲苦。索性还是什么都别说,就这样回去吧。只要回家,我还是太郎的母亲,好歹也是原田夫人;两位老人还能以自己女婿是奏任为荣,自己节俭一些还能给家里不时送些零嘴零钱什么的。要是由着自己性子非要闹离婚,太郎以后就不得不看继母的脸色过活,两位老人家也要放低骄傲的姿态。人们的议论,弟弟的前途,都可能会因为我的一个念头而改变,尤其是弟弟,势必会失去大好前程。回去吧,还是回去吧,回到我那魔鬼一样恐怖的丈夫身边吧。那个恶鬼一样的丈夫……“啊——不要不要!”她身子颤抖,踉踉跄跄走了两步,咚的一声撞在格子门上。

“谁?”父亲大声嚷了一句,还以为是过路顽童在搞恶作剧。

“呵呵,是我啊。”女儿在外面娇柔一笑,撒娇似的回答,“爸爸,是我啊。”

“啊,谁啊,谁啊?”说着打开了障子。

“哎呀,是阿关啊,你怎么站在这儿啊?这么晚了还出门啊,没有坐车来,也没带个女仆吗?来来,快点儿进来,搞个突然袭击,家里都手忙脚乱了。不用去关格子门啦,我来关就好了。往里面坐,坐到有月光的地方去。快,坐垫子上、垫子上来。这个席子太脏了,早跟房东说了好几次换个新的,但他总推托说工人那边不方便。别犹豫啦,不然和服会脏的。对了,你怎么这么晚自己跑出来了?家里一切都还好吧?”父亲跟往常一样嘘寒问暖。

阿关如坐针毡,父亲那把她当夫人般对待的态度让她非常过意不去。于是咽下泪水说道:

“嗯,大家一切都好。对不起,这么久没过来看望,您和妈妈身体都康健吧?”

“好得很,我连个喷嚏都没打过。你妈有时候倒是闹起妇女病,不过蒙上被子躺上半天就完全没事了,没什么大碍啊。”父亲嘎嘎大笑起来,看起来气色很好。

“怎么没看见亥之啊?今晚又去哪里了啊?那孩子还是那么认真学习吗?”阿关问。

母亲啪嗒啪嗒地端出茶水,接过活茬:“亥之去上夜校了。托你们的福啊,最近他又加薪了,科长也十分器重他,多少也让人松了一口气。说来说去,这还不是跟原田家沾亲带故的原因啊——爸爸一天到晚这样念叨。你不是个糊涂人,今后也要好好服侍原田先生啊。你也知道亥之那孩子天生嘴笨,每次见面也只是草草寒暄几句,其他的客套话就不会说了。你在中间要多通融通融,努力帮大伙儿联络感情,拜托他多关照一下亥之。现在日头不好。太郎还是那么淘吗?今晚怎么没带他一起出来?外公也想他了呢。”

听父母说了这些话,阿关心里百感交集。

——杨栩茜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十三夜》中译版本比较
0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名言警句

师夷长技以制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历史年表

分类目录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