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大逆事件对日本文坛影响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大逆事件对日本文坛影响
0

1910年至1911年日本发生了著名的大逆事件:1910年6月2日,日本社会主义运动活动家幸德秋水在其下榻的旅馆被捕,此后日本全国陆续有数百名社会主义者被捕,这就是大逆事件的开端。所谓“大逆”,顾名思义就是“大逆不道”,以幸德秋水为首的社会主义者被怀疑企图刺杀天皇,犯下大逆不道的罪行因而被捕。1911年1月包括幸德秋水在内的24人被判处死刑,被告当中的确有五名恐怖分子,其中四名真正策划了暗杀天皇的计划,而另一名则谋划刺杀皇太子。幸得秋水虽然知道这个计划但是从未对此表示赞成,但是受到政府授意的法官却将此作为一举消灭国内无政府主义者的大好机会,以秘密审判的形式最终达到了目的。

幸德秋水事件给当时及此后的日本文坛带来极大影响,平野谦在《日本无产阶级文学大系》的序言中对此作了详细说明,列举了相关作家的作品,例如大家熟悉的森鸥外创作的《沉默的塔》《食堂》,石川啄木的《时代闭塞的现状》,永井荷风的《花火》,木下杢太郎的《和泉屋染物店》,田山花袋的《残雪》,还提及德富芦花的《谋叛论》,佐藤春夫的《病》,正宗白鸟的《危险人物》,武者小路实笃的《桃色的房间》,平出修的《逆徒》《计划》《畜生道》等。

其中德富芦花致信首相反对死刑,并将写给天皇要求免除死刑的公开行寄给朝日新闻社。死刑执行之后芦花非常愤怒,在第一高等学校的校友会上做了题为“谋叛论”的演讲,为此校长新渡户稻造受到警告处分。

永井荷风受此事件刺激决意放弃做一名现代作家,而是一名封建时代戏作家的姿态韬光养晦,他在随笔《花火》中写道:“作为一个文学家,我不能对此思想问题一直保持沉默。作家左拉曾为德雷福斯事件伸张正义,被迫流亡国外。而我和世间的文学家一样却什么也没有说。我感到无法忍受良心的苛责。我为自己是一名文学家而感到耻辱。此后,我决心将自己的艺术品位拉低到与江户时代的作者们同样的层次。我开始提着香烟带,收集浮世绘,弹奏三弦琴。江户时代末期的戏作家及浮世绘画家,不管美国人的黑船驶入浦贺港,还是大佬在樱田御门被暗杀,都做出一副天下大事与老百姓无关的姿态,只管创作淫书和春画,我现在非常理解、甚至对他们的这种态度还有些尊敬呢。”

大逆事件两个月后,石川啄木发表了《时代闭塞的现状》一文,石川写道:“今天的我们仍然有着强烈的自我主张的需求。与自然主义诞生时一样,现在仍然处于丧失理想、迷失方向、找不到出口的状态,长期以来积蓄在心中的力量无处可使。现在的青年呈现的内向的、自我毁灭的倾向很好地说明了这种理想丧失的可悲境况。而这正是时代闭塞的结果。”

1911年5月桂太郎内阁在东京大阪设立特高警察,禁止所有带有“社会”字样的出版物。一本名为《昆虫社会》的书被禁止发售,一度成为大家的笑谈,就连对于幸得秋水等社会主义者不能理解的正宗白鸟都曾被刑警跟踪。因为白鸟的作品一直被贴着虚无主义的标签。大逆事件反映出政府对于无政府主义、社会主义思想的极度恐惧,残酷镇压带来的社会闭塞的现状,而文坛对此的反应,诸多作家对此事件的愤怒不满,对幸德秋水的同情都预示着接下来的大正文坛将会在夹缝之中追求文学创作的自由。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大逆事件对日本文坛影响
0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名言警句

师夷长技以制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历史年表

分类目录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