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

西乡隆盛最后的苦恼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西乡隆盛最后的苦恼
0

作为明治维新军事领袖,开辟了新时代的西乡隆盛,领导新政府军在戊辰战争中胜利,使得江户无血开城。可是明治维新仅仅过了10年,西乡却和自己一手组建的政府军开战,以西乡为大将的萨摩军,与征兵组成的政府军鏖战,在九州全土打响,历时七个月,最后以西乡自杀拉下帷幕。促进日本近代化历程的西乡为什么又要挑起西南战争?

戊辰战争(庆应4年-明治2年,1868-1869)中,西乡一扫旧德川幕府势力,带领以萨摩、长州兵为主的明治新政府军所向披靡。向江户进军时,通过与胜海舟的谈判,使得无血开城,从这件事也能看出他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政治手腕。

西乡年轻时,侍奉第11代萨摩藩藩主岛津齐彬,对他影响深远。萨摩因其地理位置,常有外国船只前来,齐彬得以掌握最新的海外情报。鸦片战争中败北的清国,与英国等西欧列强签订了各种不平等条约,对此齐彬深感危机。为了防备西方列强的侵略,齐彬在当地建成了日本最早的西洋式工厂集群——集成馆,发展推进武器弹药和造船等技术的近代化,举全藩之力,致力于富国强兵。

齐彬的先进思想,就是想实现国家统一,这个思想也影响到了西乡,并反映到西乡的行动中。据幕末时期,英国外交官欧内斯特·萨道义的日记中记载,在幕末体制中,西乡早已设想构思出了日本民主政治框架,西乡说,为了在政治上反映国民的意愿,应该设立国民议会来代替现在的德川幕府。但是在那个时代,西乡的构想被认为是草率鲁莽的。西乡认为,为了保护日本不受列强侵犯,只发展军备,是远远不够的。

明治6年(1867年),担负着新政府重任的西乡面临新的外交问题。对于当时的日本,一个巨大的威胁是,俄国企图通过向朝鲜半岛扩张势力,实行南下政策。朝鲜王国继续闭关锁国,且近代化发展缓慢。明治政府忌惮俄国,于是向朝鲜正式提出外交“请求”,可是,朝鲜王朝拒绝了这个请求,两国的关系持续紧张着。对于朝鲜的这种行为,明治政府中,主张用武力迫使朝鲜“开国”的征韩论声势渐强。其中,西乡提出要亲自作为使节,渡海去朝鲜,与之交涉,希望通过外交商谈,与朝鲜王朝建立新的外交关系。后来,西乡的文件中写道:礼数周到的交涉并没有起到作用,朝鲜还企图杀害自己,自己第一次出现了用武力行使“大义”的想法。

但是,西乡遭到了意想不到的反对。其中为首的,同样是萨摩出身的,还是自己儿时的玩伴,现今一起维持着新政府的大久保利通。大久保认为,西乡一旦介入朝鲜问题,战争将会难以避免。当时,对大久保利通来说,最为紧迫的是设立内务省,即在政府的主导下扶持国内产业发展。因为发动战争,国内很多基础设施维修要延后,很多以前的产业扶植,产业培养都会往后推,战争一旦开始,所有资源都会投入其中,大久保利通对此保持着强烈的警戒和防范。

以大久保利通为首的一方新政府领导们,让被阻止向朝鲜派兵的西乡自己离开了政府,自那以后,他们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明治6年(1873年)11月,西乡回到了故乡,旧萨摩藩出身的三千名近卫兵也跟着回去了。

本来,鹿儿岛(萨摩)人口中士族比例就在逐渐增长,这时再加上近卫兵,鹿儿岛的士族就变得更加泛滥起来。西乡在鹿儿岛设立了私学,作为他们的教育机构。关于建校的目的,西乡在纲领中称是为了尊王和对民众的关怀才建校的。私学把武道学习和军事训练做为重心而不断地锻炼;把幕末的资源,投入到保护国家的军事力量中,以防将来发生危机的时候,可以有效利用这个资源来保护日本。

过去,为了维新而战的士族们拥有的作为武士的一些特权,逐渐被明治政府取消。西乡的私学建立两年后,因俸禄处分,收入被减少。甚至由于废刀令,连武士刀都被夺走了。终于,士族们的怒火爆发了,神风连之乱和秋月之乱等,以九州为中心的反叛相继发生。尤其是私学的年轻人之间认为响应叛乱的机会来了。

但是,西乡说,用武力表达对政府不满这件事,是不符合大义的,于是没有呼应叛乱。然而另一方面,在东京的大久保利通他们,愈发对此事感到不安。他们认为,西乡迟早会被积蓄着军事力量的私学年轻人们推举出来。东京和鹿儿岛虽然相隔甚远,但从幕末以来,萨摩藩这个强大的军事力量就不在政府的控制范围内,不得不视作一个极大的风险。如狂风呼啸般的士族们的不满,再加上西乡和大久保等人之间的不信任和误解加剧,终究还是发展成了日本史上最后的内战。

西乡回到鹿儿岛之后设立的像军事组织一样的私学,虽说这不是用来颠覆政府的兵力,但发展到最后,竟有三万多人,可以说是割据一方的第二政府军。私学的学生们,原本是参加过戊辰战争的人,他们和西乡一起,在1873年回到鹿儿岛,在考虑这个超过三千人,最终达到三万多人的军事资源该怎么处理的时候,日本历史学者町田明广认为,西乡最后的决定是通过创立私学,把士族的年轻人硬塞进去,监视他们。也有学者认为,西乡创办私学是伴随着暴力的,这对政府来说,是一种很恐怖,不安定的因素。

西乡和大久保两人分开后就是互相猜疑的。大久保认为西乡是想要在聚集了几千仰慕他血气方刚的少年,在鹿儿岛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明治政府最忌惮这个。对于中央来说,现在是镇压了各地,只剩鹿儿岛一个了,只有鹿儿岛是军事禁区,治外法权地。西乡和大久保的争议越来越大,率先行动的是以大久保为首的政府方,他们企图在夜间秘密地把弹药从集成馆运出去,担心一直放着的话,难免会被私学学生们利用,这其实是一个未雨绸缪之策。然而,得知消息的学生们,立刻袭击了鹿儿岛各地的弹药库,抢走了大量的武器。

当时不在鹿儿岛的西乡听到这个消息后,感到事情不妙。之后,发生了让事情进一步恶化的情况。据说政府派了一些密探来暗中调查西乡和学校的动向并诱导内部分裂,这些人有的被捕后经过连日拷问,吐露了令人震惊的话,明治政府给密探的命令是,如果西乡想要在鹿儿岛起兵造反,一律错杀或暗杀。暗杀命令究竟是真是假,还是屈打成招,现已无从知晓。

但学生们的愤怒确实忍无可忍了,要如何打破这局面呢?让我们剖析一下当时直面危机的西乡的内心吧,开战前他还有多种选择:

一、交涉策:带着同僚一起,去东京找大久保谈判。

大久保与我自小认识,并一起推进了明治维新,以前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关于暗杀命令也好,对于袭击弹药库的学生的处罚也好,我有自信可以谈妥。讨厌无意义战争的西乡,曾和胜海舟通过谈判实现了江户的无血开城。再说,对方是彼此都知道脾气的大久保,西乡有可能通过谈话解决的自信。但,暗杀命令也有可能就是事实,带少数人一起去东京实在太危险了,私学的同伴很有可能被捕。而且,劝说血气方刚的他们,以谈判解决问题确实不容易,说不定会引发新的火种。果然还是没有完全之策了吧。

二、举兵策:以萨摩军一万三千的主力,向东京进发。

敢去谴责政府,就要做好万不得已要开战的觉悟。西乡也做好了战争的打算,萨摩军如果把目标指向东京的话,全国上下心怀不满的士族一起呼应萨摩军的可能性很高,这样的话就可以和政府对峙了。但,现在不是内乱的时候。如果内战,外国一定会趁虚而入,我们有可能会沦为殖民地,这是前主公齐彬最不希望的事。这时英国向西乡伸出军事援助之手,被西乡拒绝了,并说,“日本的政体变革,不管怎样都是我们日本人应尽力去做的”,对于外国的援助,西乡警戒着列强的见缝插针。

三、不动策:萨摩不动,等待大久保那边派人过来交涉。

确实也留下了大久保想要以使者身份进入鹿儿岛和西乡会谈的记录。当时,大久保向伊藤博文这样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回去和西乡谈判的话就能解决,西乡应该没有理由赞成反政府。是私学的年轻人在帮助着西乡。”但是,如果大久保来萨摩的事情被年轻人知道了,很有可能会被暗杀。事情若真发展到这种地步,政府军会大举进攻,鹿儿岛沦为战场,许多人将无辜牺牲。我无论如何也要避免这种事发生。

明治10年(1877年)2月,苦恼的西乡作出了怎样的抉择呢?当私学学生们袭击弹药库时,大久保利通认为,西乡不会和年轻人们一起行动。但又不容预断,为了改变鹿儿岛的现状,大久保将西乡的远亲海军中将川村纯义送到鹿儿岛。为了不让西乡被学生们迷惑,川村带着说服他的使命出发了,但实际上,他被私学学生们阻挠,甚至没能上岸。此时,第三条迎接大久保的按兵不动策已荡然无存。西乡可能很想和大久保交涉,但不想让两者交涉的组织势力却越来越大,就变成了这样的结果。

川村劝服工作失败,便发电报说已无法避免萨摩出兵。政府收到消息后决定派遣四千名士兵从东京赶往九州。另一方面,2月15日,西乡这边在60年一遇的大雪中,率领一万三千名士兵,从鹿儿岛出发前往东京。此时的西乡,还是以交涉的前提进京的。西乡在出兵路过各县和警察,传达主旨的文书被保留了下来——向政府盘问情况为此行的目的。萨摩军发现没什么能阻挡现役陆军大将西乡的行动,由此和沾沾自喜。但政府为了阻止西乡进军,在熊本发动守城战。对此态势,萨摩军予以回应。在2月22日同政府军展开真正的战斗。此时,西乡失去了第一个选择交涉策。

但是熊本城攻防战并没有留下西乡积极奋战的痕迹,在熊本城周围的战争中也几乎没感受到西乡的身影。西乡的意愿被忽视,战争越发变得不可收拾。近年,发现了某个史料,其中有让西南战争终结的方法,西乡可能走上另一条道路。一张由鹿儿岛法庭的法官们,偷偷直接向天皇寄去的诉状。他们要求在法庭上判决政府暗杀西乡计划的真假,为此,向天皇陛下请愿,下达停战命令。如果这张诉状到了天皇那边,可能就不会造成大规模战争了吧。

西南战争最大的激战地——田原坂。一方是阻止援军向熊本城进发的萨摩军,另一方是探测敌军实力的政府军。最终,物资补给方面占有优的政府军,在第十七天攻破了田原坂,决定了胜负。在田原坂战败后,萨摩军失去了九州全部土地。不过。当时西乡并没有在前线指挥。回到鹿儿岛的西乡和萨摩军残余,仅剩400多人。遭受政府军总攻的西乡自言自语道“我已经受够了”随后自杀,持续7个月的西南战争结束了。两方的死者加起来大概有一万四千人。政府使用的军费有4100万日元,据说达到了国家预算的85%。萨摩军,以及政府军都在这场战争中付出了高额的代价。

对政府方来说,萨摩军是无论如何都要镇压的暴乱;对西乡来说,与其说是引发了战争,不如说是酿成了战争。几乎不能说是战略战术这种东西,碰巧撞上而已,碰巧去熊本看看,和熊本城政府打仗,西乡他们认为自己才是官军,才是正规的军队。因为自己成功地完成了明治维新,这也是为了自尊心而战。于是,本来并不需要在那里插手的事情,不小心就插手了。最初的方向,不小心走错了路,就变成南辕北辙。

西南战争被称为日本近代史上最后一次大规模内战。日本国内的武力斗争也在此划上了句号。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因为这次内战,内乱的萌芽也被完全摘除了。从幕末以来一直遗留的士族阶层的矛盾,战争之后也在慢慢得到有效的解决。

静冈文化艺术大学教授磯田道史:我认为时至今日这一战,仍然大幅度影响着现在的日本。西乡的失败带来了转变,在那之后,通过武装叛乱来改变日本政治是行不通的。这一战有种将日本从封建社会彻底剥离出去的感觉,真的让日本突入了近代或超近代,能够达到这种程度西乡功不可没。西乡仿佛是一位完美的人,完美到又有什么地方有所欠缺,明明可以不用挑起西南战争,却仍然开战。他的自身这种魅力,吸引人们追随他。

神田外语大学专任讲师町田明广:西乡的想法和行为,我是完全捉摸不透的。他没有什么私利私欲,然而他对于种种事情负责的态度,一个人背负这一切,真的很伟大。

评论家宫崎哲弥:他既不是武力至上主义者,又不是完全的和平主义者。这意味这,虽然以“义”为重,却又有现实主义。这两者叠加在他的心中,直到西南战争爆发。其实,回看西南战争之前,他的行动就变得不能那么单纯用“义”解释了。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名言警句

师夷长技以制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