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

日俄在朝鲜的争夺日益激化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日俄在朝鲜的争夺日益激化
0

自十九世纪后半叶以来,沙俄为了实现在远东的领土扩张计划和占有商品市场,在不断向中国东北广大地区入侵的同时,眼睛盯住朝鲜半岛,伺机进行渗透、扩张。一八八一年六月,沙俄通过和朝鲜签订的“通商条约”,妄图夺占朝鲜的市场和原料,特别是为军事入侵铺平道路。一八八五年,英俄争夺阿富汗的战争将起。英国为对抗沙俄,悍然出兵侵占朝鲜的巨文岛。沙俄乘机要挟朝鲜政府,准许它派兵把守朝鲜各海口,妄图一举占领整个朝鲜。一八八七年,沙俄驻朝鲜公使巴比罗夫施展手腕,同朝鲜签订了陆路通商条约,企图侵略朝鲜北部。之后,沙俄看到日本阴谋切断朝鲜封建王朝对中国封建王朝的从属关系,把朝鲜变为自己的殖民地,就勾结清政府内部的亲俄卖国势力,打着“扶助朝鲜,援助清朝,驱逐日本”的招牌,加紧向朝鲜渗透,并且肆意干涉朝鲜内政。

在甲午战争时,日本为了控制朝鲜的局势,于一八九四年七月二十三日,搞了一次由日本军队直接插手的政变。政变后,日本收缴了朝鲜军队的武器,并限制了朝鲜的警察权。八月十七日,日本内阁讨论了外相陆奥宗光提出的“对朝鲜政策”的四个方案,结果决定采用其中的乙案。即:使朝鲜成为名义上的“独立国家”,实际上永远成为日本的属国。日本按照这一方案加紧对朝鲜进行赤裸裸的侵略和干涉,激起朝鲜全国上下的强烈不满。这时,执政的大院君同俄国驻朝公使会面,暗中表示要俄国采取行动,对日本加以干涉。在甲午战争进行中的八月下旬,日本又迫使朝鲜签订两个“条约”。一个是八月二十日的“日朝暂定合同条款”,日本借此攫取了汉城至釜山,汉城至仁川的筑路权。另一个是八月二十六日的“日朝盟约”,强迫朝鲜和日本搞“攻守同盟”,要朝鲜为日军的作战和粮食给养等提供一切方便。日本的这种蛮横霸道、完全置朝鲜于殖民地地位的做法,当然遭到了朝鲜的反对。同年十月,日本政府派重臣井上馨出任驻朝鲜公使,以便进一步推行变朝鲜为属国的侵略政策。井上馨将早已拟好的所谓朝鲜“国政改革纲要”,强加给国王,结果没有奏效。于是,日本只好将亲日派官僚塞进政府去替它实行“改革”。这照样达不到目的,而且使矛盾更加复杂化。在这段时间里,日本凭借战争以武力赤裸裸地侵略朝鲜,因而它同沙俄之间的争夺暂时还没有表面化。

甲午战争结束后,沙俄带头搞成三国干涉,逼使日本交出到手的赃物,日本同沙俄的矛盾立即激化起来。这时,朝鲜举国上下的反日情绪也空前高昂。甲午战争结束不出三个月,发生了一次政变,闵妃集团在沙俄驻朝公使的秘密支持下,赶走了井上馨塞进朝鲜政府的亲日派。沙俄势力抬头,沙俄驻朝公使维伯,极力排斥朝鲜的亲日派势力。日本势力被迫后退。但是,日本并不甘心。于是,派出预备役陆军中将三浦梧楼出任驻朝公使,换回井上馨。一八九五年十月八日,在三浦直接指挥下,动员日本驻汉城的守备队、日本官吏、警察和日本暴徒几十人,闯入宫中的王妃卧室,用乱刀砍死闵妃,并大肆劫掠宫中财物。政变后组织的亲日派政府,清除了亲俄势力。日本的这一血腥暴行,更加激起朝鲜的反抗。于是,沙俄便利用这种局势,加紧活动。一八九六年二月十日,沙俄军队百余人开进汉城,用刺刀帮助国王搞了一次政变。日本扶上台的“总理”被杀害,亲日大多逃日本。日本策动变搞的亲日政权,仅三、四个月的时间就垮了台。从此,沙俄势力压过日本,占了上风。

一八九六年三月,日本政府派山县有朋为特命全权大使,赴俄国参加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加冕典礼。这时沙俄以为它在朝鲜占压倒优势,便策划将朝鲜置于俄日“共同保护”之下,实际上是取代日本侵占朝鲜的第一步。在山县逗留俄国期间,一八九六年五月十四日,日本驻朝鲜公使小村寿太郎和沙俄驻朝鲜公使维伯,在朝鲜汉城签订了一个《日俄两国代表关于朝鲜问题的备忘录》。通过这次协议,沙俄取得了和日本同样的在朝鲜驻军的权利。这就是,在汉城驻两个连,在釜山及元山各驻一个连,计四个连的兵力。之后,沙俄政府派外交大臣罗巴诺夫和山县有朋举行会谈。会谈结果,于同年六月九日,在莫斯科签订了《日俄关于朝鲜问题的议定书》。公开发表的共计四条,其主要内容有:(一)日俄两国政府为挽救朝鲜的财政困难,必须建议朝鲜政府节省一切冗费,并保持财政收支的平衡。由于方不得已而进行的改革需要仰给外债时,日俄两国政府应经协商对朝鲜进行“援助”。(二)日俄两国应该让朝鲜在其财政及经济状况允许的限度内,不靠外援来创建和维持由本国人组织的、足以维持国内秩序的军队和警察。(三)为便于同朝鲜的通信联系,日本政府可继续管理其现在占有的电报电话线。俄国保留自汉城迄朝鲜边境架设电报电话线的权利。 (四)今后发生需要商议的事项时,将由两国代表行协商解决。此外,还有两项秘密条款 :(一) 朝鲜一旦发生变乱,日两国政府除已在朝鲜负责保护侨民及电报电话线的军队外,还可派遣更多的军队开进朝鲜。届时为防止两军冲突,须确定各自军队的防区。 (二) 在朝鲜本国军队组成以前,小村——维伯协定中关于驻军的条款仍然有效。显然,通过这个议定书,沙俄已经和日本有同等的干涉权利,便于它进一步排挤和取代日本在朝鲜的势力。

两年之后,经日俄双方会谈,于一八九八年四月二十五日,日本外务大臣西德二郎和沙俄特命全权公使罗森,根据山县和罗巴诺夫的议定书精神,在东京又签订了一个《关于朝鲜问题的议定书》。全文计三条。其主要内容有:(一)日俄两国政府确认“朝鲜的主权和完全独立”。 (二)为避免将发生误解,日俄两国政府遇有朝鲜要求日本或俄国帮助时,有关任命练兵教官及财政顾问官的事项,彼此须进行协商,否则不得采取任何措施。 (三)俄国政府确认,日本在朝鲜的工商企业有很大发展和日本侨民众多,因此不应妨碍日本和朝鲜之间发展工商业的关系。因为这一年三月,沙俄刚刚逼迫中国清朝政府同意它租借旅顺、大连,忙于在中国东北扩张,所以搞了这一笔政治交易,以图换取日本承认它对中国旅顺、大连的租借权。

在同日本进行争夺时,沙俄还同朝鲜直接打交道,不断在朝鲜扩张势力。一八九六年六月,沙俄外交大臣罗巴诺夫在莫斯科同朝鲜特使签订了一项秘密协定。沙俄保证:保护朝鲜国王,并给朝鲜以军事、财政上的“援助”。同时应许一旦朝鲜发生重大事件或外国入侵,将给朝鲜以军事及其他“援助”。实际上,是双方缔结了军事攻守同盟。之后,同年夏天,新开设不久的华俄道胜银行的两名代表和沙俄军人一行,赴朝鲜活动。由一名沙俄上校军官带领的十几个军人,也于同年十月末来到朝鲜汉城,负责训练朝鲜新编成的近卫兵团。与此同时,沙俄经济代表还同朝鲜签订了秘密贷款协定。华俄道胜银行,以朝鲜关税收入为担保,向朝鲜政府提供三百万元贷款,以便后者偿还对日本的债务。此外,这一年沙俄还攫取咸镜道庆源、钟城的采矿权,鸭绿江流域及郁陵岛的林木采伐权,以及蔚山、箭津的捕鲸基地使用权。特别是一八九七年十一月,沙俄同朝鲜签订了一个“合同条约”。据此,沙俄派出财政官僚阿列克谢也夫,担任朝鲜财政部顾问兼海关总税务司,把持朝鲜的财政、税务大权。这是沙俄在朝鲜侵略势力大扩张的一个标志。一八九九年六月,沙俄要求租借朝鲜的马山浦,目的是将旅顺同海参崴联结起来,同时切断日本同朝鲜的交通。日本自然不同意,便鼓动朝鲜政府拒绝了沙俄的要求。

随着沙俄侵略扩张的步步加深,到二十世纪初同日本的利害冲突激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摘自《日本近代史》 第八章  早期帝国主义的日俄战争  第一节 三国干涉后远东国际的重大焦点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日俄在朝鲜的争夺日益激化
0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名言警句

师夷长技以制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历史年表

分类目录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