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末

被时代捉弄的笃姬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被时代捉弄的笃姬
0

天保6年,笃姬生于萨摩藩,幼名叫“於一”,本家是萨摩藩藩主岛津家的分家,代代统治指宿一代。根据记录於一有着良好的忍耐力,从来不会发牢骚,是个性格温和开朗的孩子,可以说是一个标准的萨摩女子——坚强而又温柔。嘉永3年,於一16岁的时候,幕府向萨摩藩提出,希望将军的嫡子德川家定(27岁),能够在萨摩藩迎娶一位正室。本来的规矩是将军的正室必须从公家中选择,绝不会向大名提出如此要求。为什么这次将军会上门提亲呢?

其实,德川家定已经结过三次婚,第一任妻子确实按照惯例迎娶了公家的女儿,但她不幸病死;第二任也是公家的女性,还是没过多久就去世了。发生了两次不吉利的事后,幕府的上层看上了以健康好生养而著称的岛津家的姑娘。对此,时任藩主岛津齐彬表示了极大的兴趣,他认为如果能和德川家建立亲密关系的话,可以给藩内带来巨大利益。但问题是齐彬只有一个年仅一岁的女儿,没有到出嫁年龄的女儿,这样的话这桩亲事将付诸东流,于是齐彬开始行动了,从远亲中也一定要找出年纪合适的候补新娘。

于是包括於一在内,出现了五名候选人,其中出身较好的八户、大垣、新庄等几位大名的女儿,被视为有力候补。但在进行了仔细调查之后,八户藩的女儿竟然已经结婚了,而剩下的两位也因为各种原因被认为不合适,最后留下的是齐彬弟弟的女儿阿哲和分家的女儿於一。齐彬假装不知道於一不是大名的女儿,准备从两人之中选出一名候补,最终齐彬所选的托付岛津家将来的对象是於一。齐彬对於一大方开朗的性格很满意,於一则认为齐彬从那么多候选人里选了自己是认可了自己,那么就必须报答对齐彬的期望:要我嫁到将军家,为了萨摩,我一定要完成任务。

因为於一不是齐彬的亲生女儿,那么他就只能成为将军的侧室而不能成为正室。为了让於一成为正室,齐彬又开始行动了,办法就是宣称於一乃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虽然一时令人难以相信,但齐彬为了将不可能变为可能用尽了手段。首先将於一立为养女并改名“笃姬”,然后称笃姬是自己年轻时候的私生女,是自己亲生的。向幕府提交了不实的报告书,并为了使周围的亲密大名们能够保密做了一番工夫。

但是一波未平又起一波,黑船来到了日本(1853年),由于佩里要求幕府开国的缘故,国内情势突然陷入了混乱,随后又发生了安政大地震(1855年,笃姬21岁),江户也遭受了巨大破坏,结果婚礼被延期了三年。笃姬也无法回到故乡,就这样安排在了江户屋敷中。笃姬有所不安,但是岛津齐彬认为这是一个机会,齐彬趁婚礼被延期的这段时间里,将笃姬过继飞公家的近卫家做了养女,这样一来笃姬的身份就成了公家,按照惯例作为将军的正室,已经没有任何可以指责之处了。等事态全部稳定后的安政3年11月,成为了将军的德川家定和笃姬的婚礼终于举行了,成为了将军正室的笃姬距说亲那会儿已经过去了6年。

笃姬的婚礼关系到了萨摩的威信而被安排地极其豪华,各种奢华的陪嫁是西乡隆盛准备的。西乡隆盛奉岛津齐彬之命,从全国各地采购陪嫁用品。笃姬新婚后住进大奥,身为将军的正室被称为御台所,其权利有时甚至能左右政治,每一天都非常得忙碌。笃姬和德川家定的夫妇关系怎样呢?一份对此有所记录的资料保存了下来,笃姬父亲岛津齐彬的《昨梦纪事》,里面说两人再大奥中的关系也备受好评,在有限的时间里两人很亲密和睦。

但是笃姬身上却肩负着一个秘密任务,齐彬让笃姬多多向将军进言,一桥庆喜才是下任将军的最佳继承人。生来体弱的德川家定与之前的正室侧室都没有孩子,也就是说下任将军的位置仍空着,只要没有诞下子嗣,家定就必须指定自己的后继者。有力的候选人有纪州藩的德川庆福(德川家茂),他与家定的关系极为亲密,而且受到握有幕府实权的谱代大名和大奥的支持,可是当时庆福年仅12岁,对于要收束因黑船来航而引起混乱的政局来说过于年轻,因此无法立即决定他成为下任将军。笃姬的父亲齐彬等外样大名所推举的是水户藩的一桥庆喜,庆喜因非常能干而大受好评,齐彬想要通过推举庆喜成为下一代将军,而加强对幕府的影响力。笃姬就是齐彬手中的王牌,此外,齐彬还提拔了下级武士出身的西乡隆盛,作为辅佐笃姬的联络员。

奉了父命的笃姬,首先开始向大奥中对继承人的决定由影响力的女中们进行怀柔,她采用的方法是收买,资金是通过西乡从岛津家带来的钱。但是支持庆福的女中们非常团结,很难拉拢他们。虽然也考虑过直接向家定进行说服,但如果失败的话,与丈夫之间的关系就会产生裂痕,笃姬对此犹豫不决。笃姬被夹在丈夫家定和养父齐彬的中间,处于非常痛苦的状况之中。有什么方法能在不激化矛盾的情况下,推举庆喜成为下任将军呢?冥思苦想后,笃姬去了家定的母亲本寿院那里,心想如果本寿院推举庆喜,家定也会接受吧。本寿院说如果这样能使家定夫妻关系变得更和睦的话,就同意说服家定。于是本寿院开始向家定说立庆喜为下任将军,但是家定非常讨厌庆喜,不顾母亲的请求,并对此大发雷霆,不想庆喜成为下任将军。由于家定的暴怒,本寿院只得对笃姬说,再向家定推举庆喜是不可能的。被齐彬寄予重大期待的笃姬,认为决不能就此结束,作为最后手段,她决定亲自去和家定说,但是被本寿院及时阻止了,说如果再激怒将军的话,不知会受到何种惩罚,笃姬最后也只好作罢。身为联络人的西乡隆盛对此说道:由于对象全都是女人,工作完全无法进行下去。

不久将军的后继人问题又发生了重大变化。谱代大名的彦根藩藩主井伊直弼就任为握有幕府重权的大老,直弼为了让与自己关系很好的庆福尽快成为下任将军继承人,开始拼命向家定进言,结果,安政5年(1858年),德川庆福被立为下任将军。笃姬知道后,非常遗憾。在父亲的使命和丈夫的爱之间,摇摆不定的笃姬的秘密工作就这样在失意中结束了。庆福作为家定和笃姬的养子,被过继过来,笃姬也因此出乎意料地有了新的家人。但是两个月之后,悲剧降临了,丈夫家定和父亲齐彬相继病死,笃姬也因此出家,法号天璋院,家人也只剩年幼的庆福而已了,在成为第14代将军改名为家茂之后,笃姬依然对他倾注了深深的母爱。但是家茂也在年仅21岁就病死了,笃姬变得孤身一人。虽然能够回到家乡萨摩了,但笃姬决定要守护丈夫德川家而留在了江户。

几年后,由于种种原因,幕府威信不断下降,各地出现倒幕势力,愈演愈烈,而倒幕的先锋,是同朝廷一起缔造新政府的,也是笃姬的故乡萨摩藩,率领新政府军的正是西乡隆盛,他此时为了打倒德川家而活动。庆应4年1月3日,新政府军终于与德川庆喜的旧幕府势力在京都郊外发生激烈冲突,史称鸟羽伏见战役,结果旧幕府军败北,德川庆喜逃回江户,将收束事态交给家臣,自己则在上野宽永寺反省自身。德川家的命运就如同风中烛火,其存亡希望寄托在留在大奥的领导笃姬上。已经不可能武力取胜了,为了让德川家存续下去,笃姬开始寻找和平解决之路。她写了好几封请求恕罪的请愿书给朝廷,但是新政府军向江户进发没有停止,3月5日到达了骏府(静冈),并决定3月15日为江户总攻之日。江户城内乱作一团,幕府的一些家臣请笃姬快离开江户避难,但笃姬认为这样是抛弃德川家而严词拒绝了。笃姬拿出短刀说道:我一步都不会离开这里,如果你们要硬来的话我就在这里自尽(胜海舟的回想)。笃姬做好了为德川家坚守到最后一刻的觉悟,不断派出使者同西乡斡旋,但围绕德川庆喜的处置,双方迟迟没有结论,西乡认为想开创新时代就必须彻底打倒德川家。距总攻仅剩4天,被逼入绝境的笃姬冒着最后一丝希望,叫来出入于大奥的医师浅田宗伯,让他将请求和平解决的亲笔信带给西乡隆盛。

这封信现被珍藏在某萨摩藩士的家中,展开长约2米,是一篇超过1300字的长文。“这件事即便我拼上性命,也一定要拜托您”“德川家乃是重要的家系,这件事请您一定要好好斟酌。希望您能向朝廷提出,让德川家存续下去”。西乡隆盛终于感受到了她的决心,不禁开始有所动摇。“如果你能感受到我所处的困境而停止攻击的话,我就算是能够向德川家的先祖和家父齐彬尽孝了,对于身为武士的您来说,这也是无上的美德和慈悲了吧”。奉了齐彬之命,共同为萨摩尽力的拥有很强忠诚心西乡和笃姬,这句话正是笃姬想要表达的核心。西乡说道:“真是太可怜了,将御台所逼到如此地步真是对不起”,哭泣不已(《熊本藩探索书》)。终于在江户总攻前3天,西乡下定了决心,终止总攻。发出停止总攻命令后的一个月,江户城交给了新政府军,德川家也被贬为一介大名,没有灭亡。笃姬想要守护德川家这个信念终于开花结果。

后来,笃姬只带着几名随从和亡夫的母亲本寿院离开了江户城。笃姬一边靠着亲属四处辗转,一边养育着德川家年幼家主德川家达,生活过得并不轻松。看不下去的本家岛津家想要对其伸出援助之手时,她说道“我乃是德川之人,不需援助”,笃姬再也没有回过故乡萨摩。明治16年,笃姬因病去世,享年49岁。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被时代捉弄的笃姬
0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名言警句

师夷长技以制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