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末

新选组与江户无血开城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新选组与江户无血开城
0

世人熟知的江户无血开城的两个关键人物是西乡隆盛和胜海舟,本站的一些文章写过和宫和笃姬也促进了江户无血开城,这篇文章是想说新选组,特别是近藤勇、土方岁三和江户无血开城也有莫大的关系,或者说很大的影响。德川幕府将江户城交还给朝廷的前,近藤勇和土方岁三与胜海舟取得了联系,答案就在此中。

首先还是要从在京都活动的新选组战败,撤回江户的过程讲起。庆应4年1月3日,旧幕府军队与新政府军在京都的鸟羽伏见展开了战斗,属于佐幕派会津藩麾下的新选组在伏见的奉行衙门布阵,人数约150人,指挥战斗的不是近藤勇,而是副局长土方岁三。原来近藤勇两周前在归路上遭到袭击,肩部受伤,此时正在大阪疗伤。缺少了近藤的新选组依旧奋战,第二组组长永仓新八组成敢死队,杀入敌营,然而遭到了炮击,伏见奉行衙门因此着火,新选组被迫撤退,旧幕府军亦节节败退。获悉战败消息的近藤勇,感叹自己无心养病,想登上大阪城,亲临战场。

1月6日,退回大阪城的旧幕府军,无论如何也想挽回局势,众人请求德川庆喜亲征,庆喜口头答应了立刻出战,让大家速速准备。但是庆喜心中已决定了不再抵抗而是服从新政府势力,所以,当晚10点过后,庆喜带着少数人,逃出大阪城,次日清晨,乘坐军舰开阳丸逃回江户。得知庆喜逃离大阪城的众幕府官兵愕然,近藤勇只说了一局,这是无可奈何之事啊。近藤等人也坐上军舰,向江户逃去。回想起这几年奔走于京都与江户间的劲头,宛如南柯一梦。1月12日,新选组乘坐的船抵达江户品川港,20日进入江户城内,这时队员的人数已减少到110人。不久新政府军队朝江户进发,被朝廷下达了追讨令的庆喜,为了表示恭顺,离开江户转移到了上野宽永寺思过。伤逝逐渐痊愈的近藤勇,命令队员护卫庆喜,新选组至始至终要贯彻保卫将军的使命,也许近藤就是这么想的吧。

这时有人向近藤勇提出了一个颇有吸引力的主意,为何不据守甲府?迎击朝廷军的攻势呢?那里是天然要塞,在那里驻兵的话,定能守护江户。近藤被这个想法所吸引,与当时手握幕府实权的胜海舟进行了商谈。胜海舟早已认清时代变化,认为德川家只能服从新政府势力,但此时胜海舟竟然赞同这个计划,并给予军资5000两,两门大炮,200支枪,为什么?不仅如此,还破格提升近藤至若年寄格,土方岁三为寄合席格。他们两人原本不过是多摩出身的一介农民,却被提拔到与大名旗本匹敌的地位,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出人头地。近藤勇在队员面前,讲述了更为远大的梦想:如果运气好在甲州得到100万石,就按队长10万石,副队长5 万石,副队长助手各3万石,调查员各1万石分配……,新选组再加上其他流浪武士,甲阳镇抚队诞生了。近藤自称大久保刚,土方为内藤隼人。庆应4年(1868年)3月1日,甲阳镇抚队向甲府城出发,兵力约200人,此时距江户城移交还有40天。

胜海舟内心本是不想与朝廷军正面冲突的,为什么还是让新选组去了甲州,还给他们武器?日本学者童门冬二认为,近藤勇等主战派对胜海舟来说是个障碍,连主公德川庆喜都恭顺新政府了,近藤他们还在顽强抵抗,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胜海舟脑中设想的崭新的日本的构想就会变得难以实现,不如就将计就计,把新选组赶到敌方,让他们与朝廷军作持久战,最后自取灭亡。胜海舟是这样想的,但是立场不同的近藤勇和土方岁三等人又是另一番想法。近藤等人向甲府进发,在途中,路过故乡,受到当地居民的热烈欢迎,对于达到大名旗本地位的近藤和土方来说,有种衣锦还乡的感觉,一边行军,一边所到之处,喝酒庆祝,然而取道中山道的朝廷军已抢先攻下甲府城,这是出人意料的。

甲阳镇抚队兵力区区200人,朝廷军兵力约1000人,并已拿下甲府城,新选组无法取胜,虽说不能辜负乡亲们一番好意,确实是路上浪费了许多时间的后果。匆忙之下近藤在沼泽布阵拖延时间,以待援兵,担任使者的正是土方岁三,土方立刻出发寻找援兵,这次紧张的时刻,与先前的鸟羽伏见之战一样,近藤与土方相隔甚远。近藤勇下令让队士们彻夜生火,造成兵力众多的假象,但还是会出现掉队者,甲阳镇抚队锐减到120人左右。另一方面,得知近藤布下阵势的朝廷军于3月6日早晨从三面攻来,兵力为近藤人数的七倍以上,近藤、永仓等新选组残余队员浴血奋战,一些甲阳镇抚队士兵竟然不知如何放炮,情势一篇混乱,在一对一剑术上所向披靡的新选组,却在团体用枪支大炮的近代化战争中,作战方式失效了,刀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甲阳镇抚队四分五裂地败走,近藤与队员说好在江户汇合。土方还在为招募援军四下奔走。这时距幕府交出江户城还有1个月。

这次的战斗使人清楚地感受到时代的变换,逃回江户的近藤渴望再次回到战场,决定东山再起。3月11日过后。永仓新八、原田左之助、岛田魁等剩下的队员们来到寄居江户一角的近藤处,有人提出离开江户前往会津,重整旗鼓,但近藤不同意,因为德川庆喜仍在江户,保卫江户,不正是新选组的使命吗?近藤又补充到,若你们作为我的家臣的话,我会同意,也就是让本来是队员关系的永仓等人成为自己的家臣,早就认为近藤有专横一面的永仓断然拒绝道:不侍二主为武士之本,我们以同盟关系维持至今,如今却要我成为你的家臣,绝不可能,愤然离去。后人猜测近藤认为不建立牢固的主从关系,就无法度过难关;或已做好死守江户的觉悟,不惜惹怒永仓等人,以便自然与其断绝关系。无论如何,近藤勇成了孤家寡人,但他还是没有放弃。再战一次吧,近藤转移到江户郊外的五兵卫新田,这时土方岁三出现到眼前,带着新召集的50余人,使近藤奋起。

此时,江户正在发生近藤勇和土方岁三等人所不知的事情,计划全面进攻江户前的3月13日和14日,掌握旧幕府实权的胜海舟和朝廷军军事负责人西乡隆盛举行会谈。西乡要求取消全面进攻江户的条件是幕府交出德川庆喜,解除军事武装,并交出江户城,胜海舟只同意交出江户城,无法答应交出德川庆喜和解除武装;最终西乡暂不作出决定回到了京都,与朝廷军负责人商谈,至此朝廷方同意推迟江户进攻。翌日,原计划朝廷军发起江户总攻的日子,五兵卫新田的近藤等人的兵力达到100人以上,朝廷军也没有松懈进攻江户的准备,不断加强兵力。

此时近藤勇与胜海舟是怎样的关系呢?据胜海舟明治时期编著的《解难录》记载,近藤自甲府战败归来相见时,请求鼓舞士气,与朝廷军再战一场,不许其进入江户。胜海舟这样答道:你们不过是为私利而斗,若想再战,自行解决。虽然表面上胜海舟与近藤等人断绝了关系,但从后来找到的资料可看出,他们之间仍保持着联系。据关东地方官佐佐井半十郎留下的书信记述,3月24日,胜海舟的部下旧幕府陆军负责人松平太郎对五兵卫新田的新选组这样说过:经认真考虑,你们还是留在原来的地方(五兵卫新田)吧。可以想象胜海舟是通过松平太郎之口,向新选组近藤勇等人施加一定的影响力。朝廷军在五兵卫新田附近的千住布阵,此时,近藤等人的兵力超过220人,但离开五兵卫新田,向千叶流山转移,为何近藤等人无视胜海舟的想法向流山转移?尚没有资料表明其真正意图。是为了避开朝廷军,进一步积蓄战斗力还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呢?然而不巧的是,朝廷军另一大部队也在向流山逼近,近藤等人陷入了濒临覆灭的绝境。此时距江户无血开城还有10天。

庆应4年4月2日,近藤等人转移到流山的第二天,接到了朝廷军命令新选组首领去自首的传唤,朝廷军兵力约400人。据新选组队员近藤芳助的信件得知,当时只有两三名队员在近藤身边,大部分队员在相隔一两里的野外练习。近藤等人被人数上占压倒性优势的朝廷军包围,根本无法全力应战。近藤勇准备向武士一样切腹,但土方岁三强烈反对道:不如去朝廷军处自首,说甲阳镇抚队不是抵抗朝廷的军队,而是维持周边地区治安的部队,以此为藉口来争取时间。近藤接受了提议,以大久保大和这一假名投降,委身于朝廷。这就成为近藤与土方两位盟友之间的永别。

4月4日,近藤勇被护送至板桥的朝廷军东山道总督府,受到总督府副参谋的有马腾太热情招待的近藤如是说道:在下实在受宠若惊,总之在下这条命就交给您了,任凭处置,无论受到何种处分,在下亦无憾。土方岁三在提议近藤自首争取时间,并解散大部分队员之后,转念投奔胜海舟。队员中岛登的日记有载:当晚,土方带领两人来到江户,与大久保一翁和胜安房进行会谈。土方向胜海舟恳求救出近藤。

同样是在4月4日,江户城中发生了一件大事。朝廷的敕命到达江户,《海舟日记》记载了其内容:就德川家以恭顺谨慎的态度,向朝廷谢罪一事,格外开恩,维持德川家名号,庆喜免于死罪,贬置水户,今后当谨慎行事。《海舟日记》后面还有写:土方岁三前来,述说流山始末。那么胜海舟是如何回应土方的呢?队员中岛登的日记中写道,某姓相马之人,手持大久保、胜、土方三人的书信,前往板桥交给近藤。可以想象是土方拜托胜海舟,给近藤写了信。还有另外的资料也证明了当时土方与胜海舟的关系,与胜海舟交好的津田真道在4月6日的书信中有写,尊君(胜海舟)致土方岁三的谆谆嘱咐,您考虑得如何?

4月8日,板桥东山道军总督府开始了对近藤勇的审问,因为朝廷军中有人认出近藤,大久保大和这一假身份被识破。原想以此来拖延时间的土方的计划就这样破灭了。朝廷军官谷干城所著的《东征私记》记录了近藤受审问的情形:为什么在流山布阵?近藤说:如今揣测德川庆喜的心思想必令人失望,今后根据庆喜的处分,唯愿尽一介臣子之本分;既然如此,手持兵马,不是抵抗朝廷又是为什么?近藤:在下只是竭尽一人之力,绝无抵抗朝廷之心。审问矛头又指向了近藤勇与胜海舟的关系:你去流山是奉了胜安房的命令吧?近藤坚持否认与胜海舟有关系。文章开头说的新选组与江户无血开城有莫大的关系就在于此,如果近藤勇全盘托出与胜海舟关系的话,表示彻底恭顺朝廷的胜海舟与德川家必遭怀疑,也许会导致德川家改易和德川庆喜死罪,并且在这种情况下,江户城灰飞烟灭也并非不可能,有人说若是德川家存续毫无希望的话,胜海舟会在整个江户城放火,以便让庆喜等人趁乱逃走。

接下来,审问近藤勇有关甲州之战,近藤也矢口否认。审问一直到晚上才结束,朝廷决定处死近藤。4月11日,当近藤勇在狱中等死之际,江户城和平交换给朝廷,德川庆喜向水户出发。两周后的4月25日,近藤被处以死刑,作为武士的荣耀切腹未被允许,享年35岁。其首级在江户与京都示众。

近藤勇无论怎样被朝廷军诘问,都没有坦白与胜海舟的关系,这样拯救了江户百万人的性命,使得江户无血开城顺利进行,因此具有很大的意义。胜海舟去过美国,亲眼见识过西方的先进制度,他对国家政体的构想是不必拘泥于德川幕府,创造新生日本。对于近藤来说,即使局势怎样不利,即使孤身一人,也会坚持到底,投入自己的全部生命,无悔一生,这是新选组的人生美学,武士的纯粹精神。明治9年,于近藤勇去世之地板桥竖起了祭奠近藤于土方的墓碑,石碑侧面刻有冲田总司等新选组队员的名字。大正4年,永仓新八离世,其遗属将其墓碑立在了近藤与土方的石碑附近。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名言警句

师夷长技以制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