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

廉价“处理”国营企业,大力扶植私人资本主义成长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廉价“处理”国营企业,大力扶植私人资本主义成长
0

由于资本原始积累过程的进展,和兴办国营事业的目的已在某种程度上得到实现,加之,经营庞大的国营企事业招致国家财政收入的亏损等情,明治政府于一八八〇年在采取紧宿财政开支的方针同时,决定将以国营事业带动和示范的方针改为“处理”国营企业、直接对私人资本实行扶植和保护的方针。为此,同年十一月颁布“处理”国营企业的条例,除因军事上的需要及其他原因,必须保留一部分军工企业和其他企业外,将大部分国营企业以廉价“处理”方式交给一批大资本家。比如,将三池煤矿、新町纺织厂、富冈缫丝厂“处理”给三井。将高岛煤矿、佐渡金银矿、生野银矿和长崎造船厂“处理”给三菱。将足尾铜矿、院内银矿、阿仁铜矿“处理”给古河市兵卫。将深川水泥厂“处理”给浅野惣一郎。将小坂银矿“处理”给久原庄三郎。将兵库造船厂“处理”给川崎正藏。将品川玻璃工厂“处理”给西村胜三,等等。

明治政府“处理”的国营工矿企业,价格极为低廉,条件也宽,都是无利息长期分期付款,实际上几乎等于无偿转让。比如,投资六十二万目元的长崎造船厂,连同四万四千日元的库存,仅以九万一千目元一次支付就交给了三菱。投资五十九万日元的兵库造船厂,仅以五万九千日元一次支付就交给川崎。投资十八万九千余日元的品川玻璃工厂,只作价大约八万日元,采取从第六年起五十五年分期支付的办法,交给了西村。投资九万三千余日元的深川水泥工厂,只作价六万一千余日元,二十五年分期支付,交给了浅野。投资五十五万日元的小坂银矿,按生产设备作价二十万日元,二十五年分期支付、库存产品作价七万日元,十六年分期支付,交给了久原。投资一百六十万日元的阿仁铜矿“处理”给古河,接生产设备作价二十五万日元,从第六年起十年分期支付,未完成品及库存产品等作价大约九万日元十年分期支付;土地则无偿地贷与使用。

这些国营企业,都是明治政府通过地税等租税搜刮人民血汗建立起来的。就这样几乎白白地转让给三井、三菱、古河、久原、浅野、川崎等与政府勾结因而拥有特权的大资本家。这些大资本家在日本叫做“政商”,是后来形成的财阀的前身。明治政府以廉价“处理”方式,将国营企业转让给大资本家的作法,不仅壮大私人资本的力量,促进了日本资本主义的成长,而且是运用国家权力促使商业资本转化为产业资本的重要措施。因此,和地税改革、革除封建武士封禄等一样,廉价“处理”国营企业,构成了日本资本主义“襁褓期”内资本原始积累的一个重要因素,实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

明治政府为了加速扶植资本主义成长,还采取发给巨额补贴、进口优先、发放大笔企业贷款,以及减免企业税和出口关税等办法,无微不至地保护新兴资产阶级的经营活动。国家扶植保护私人资本主义,最典型的例子要算是三菱。三菱的大老板岩崎弥太郎,原是封建时代的大商业高利贷主。他在一八七一年买下藩属的几艘小轮船,开办一个航运公司叫做“三菱”。三菱因为同政府的高官有勾结,取得了不少特权。一八七四年入侵中国台湾时,明治政府要它负责军事运输,给它十三艘轮船,事后归它所有。一八七五年它又从政府买下其余所有的官船。并且从那时起,在十五年内领取政府的巨额“航线补助金”。一八七五年,日本侵入朝鲜制造江华岛事件时,仅两个月三菱就赚了四十万日元。

明治政府还扶植三菱垄断日本近海及亚洲海上运输,使它得以兼并日本中小航运公司和排挤外国航运公司。一八七五年,明治政府指定三菱开辟东京——上海定期航线。同时,政府在合并的名义下,从濒于破产的一家邮船公司以三万三千日元买下十八艘轮船,交给了三菱。后来,政府又给三菱八十一万日元贷款,让它从一家美国轮船公司包买航线,并买下船只及其在日本的财产。一八七七年西南战争中,三菱从政府取得运输军需的垄断权,并得到七十万日元贷款。三菱用这笔钱从外国购进十艘轮船。整个西南战争中政府军费开支达四、五千万日元,其中有一千五百万日元进了三菱的腰包。就这样,三菱成了日本海运业的霸主。后来,三菱通过政府“处理”国营工矿企业,买下日办的工矿企业,以后又开办银行、造船厂和炼铁厂等等,称雄于产业界,成为一大财阀。


摘自《日本近代史》 第四章 明治维新资产阶级改革(二)  第二节 “殖产兴业”,加速扶植资本主义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廉价“处理”国营企业,大力扶植私人资本主义成长
0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名言警句

师夷长技以制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历史年表

分类目录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charset="UTF-8">